唐山雷庄镇政府越权行政中引发的 “袭警案”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记者 / 李东

编辑 / 石爱华

政府强制进场清表当天,双方发生冲突,特警冲入现场将韩国一家人制服

这是一起引发争议的袭警案件。

2021 年 7 月 20 日,河北省唐山市滦州市政府在征收雷庄镇黄庄村村民韩国的承包地时,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接上级指派,到场配合雷庄镇政府强制进场。过程中,警务人员与韩国一家发生肢体冲突,双方多人不同重程度受伤。

事发后,雷庄镇政府强制进场行为被法院认定为越权行政,被判行政行为违法;韩国及他的妻子、母亲被滦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袭警罪刑拘;韩国一家控告滦州市公安局违法参与征地强拆、副局长涉嫌犯罪。

2021 年底,滦州检察院对韩国和韩国的母亲做出不起诉决定。2023 年 1 月 19 日,韩国妻子屈晓玲被法院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

2023 年 5 月 9 日,屈晓玲被指控袭警罪的案件,在迁西县法院开庭审理。随着审理进程推进,案件中的细节随之公开。

农妇持菜刀砍伤警察

小学学历的屈晓玲,常年生活在村子里,帮丈夫韩国打理承包地上的大片树林。种树、卖树苗,是这对农民夫妻的唯一经济来源。

2001 年,韩国从雷庄镇黄庄村委会承包了一块荒坑,承包期 50 年,承包协议约定,荒坑可自行规划使用。韩国称,承包协议签定时,这块地是坑地,直到 2017 年年底,他陆续将坑填平,建了简易房,种了大片杨树,存放了不少木材。

承包年限未到,韩国一家就收到了征地的通知。

2020 年 10 月 29 日,滦州市交通局、雷庄镇政府来人告诉他,要征用他承包的这块地,测量后会给一定补偿。韩国配合测量并提供了承包地的原始图片,希望测出填深坑所用的土方数量,以便谈补偿时有所依据。但政府并未将填坑土方算入赔偿范围,也没有提供测量报告给他。他因此不同意继续商谈补偿。

此后的 2021 年,针对征地一事,韩国一家人与当地政府多次协商未果。

韩国提供的视频材料显示,2021 年 3 月至 7 月,黄庄村不再按承包协议约定收取韩国的承包费,村委通过内部会议决定终止与韩国的承包协议。村干部多次电话询问韩国要何赔偿,韩国均以 “无土方测量报告做为依据” 为由不谈赔偿,拒绝搬离。

这期间,雷庄镇政府以 “所征地块为村集体土地,征地相对人是村委会” 为由与黄庄村委会签定征地补偿协议,将韩国承包地块征用,补偿款随即给付到村里。村委会与韩国之间补偿协商则一直没有定论。

2021 年 7 月 19 日,雷庄镇政府党委委员季相岗和黄庄村党委书记毛长青一起来到韩国家,告知其征用地块上的土方不予赔偿,地上存放的木头和种植树木可以赔偿,赔偿金额为 30 万元。若不同意,次日一早将强行进场。

韩家人称,2021 年 7 月 20 日这天,他们为阻止镇政府强行进场一早就来到了承包地。当天凌晨 4 点,韩国穿上了事先准备好的防弹衣,戴上头盔,开着铲车在他的承包地里 “干杂活”;5 点左右,屈晓玲也来到了承包地给丈夫送早饭;6 点左右,韩国的妹妹及母亲戚玉芝也到了现场。

在案材料显示,7 月 20 日早晨 6 点,滦州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多名警察及辅警,在大队长冯国忠带领下,与雷庄镇派出所所长庞银生所带领的派出所民辅警队伍汇合。6 点半左右,滦州市公安局一行 70 人,去往韩国的承包地。7 点左右,双方发生了冲突,期间韩国妻子掏出菜刀乱砍。

现场一阵混乱后,多名警察受伤,其中两名警务人员伤情事后被鉴定为轻微伤。

当天,韩国、屈晓玲及韩国的母亲戚玉芝被滦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袭警罪为由刑事拘留,次日,屈晓玲因身体不适被送医,检查报告显示其两根肋骨骨折。

2021 年 8 月 3 日,韩国、屈晓玲被滦州市检察院批准逮捕,戚玉芝被取保候审。

韩国的妻子屈晓玲目前处于被监视居住状态

清表 “谈判” 现场警察先动手

韩国说,自 2020 年得知征地消息告后,他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自己与雷庄镇政府和黄庄村委会的每次交涉协商过程,并明确告诉对方是为了留下证据。他还在承包地周边安装了 8 套监控设备。

2021 年 7 月 20 日,冲突发生前,韩国委托亲戚持摄像机在场拍摄。韩国提供的超过 100G 的上百段视听材料,记录了这场冲突的完整经过。

其中一段视频显示,上午 7 点,韩国承包地块的外围,停着 7 辆警车,大批特警站在路边。7 点 01 分至 7 点 06 分,5 名男子站在距铲车稍远处与在铲车上的韩国对话,对话内容大致是让韩国出示承包土地的协议文件,韩国则说 “没在我手里,明天随时可拿来……”。5 名男子边说着话边靠近铲车。拄着拐杖的戚玉芝及其持摄像机拍摄的女儿也随之向铲车靠近。

根据在案材料,5 名男子中 3 人为雷庄镇政府工作人员,另外 2 人是警察,分别是滦州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冯国忠和副大队长杨爱民。

7 点 06 分 45 秒,杨爱民突然贴近铲车,伸出手,抓住韩国的左腿,往下拽。韩国则挣扎着,身体倒进铲车驾驶室内。随后,戚玉芝冲上前用拐杖敲打杨爱民,随即被镇政府的人拉开。站在院外的特警迅速翻跃木材围栏冲向铲车。

几乎同时,在铲车另一边的屈晓玲看见特警冲进来,扭头走向铲车。韩国此时已经被众特警围着拽下铲车,屈晓玲见状从挎包里掏出菜刀冲着警察乱砍。“看到一群警察围打韩国,我就急眼了”,屈晓玲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至 7 点 08 分,韩国、韩国的妹妹、屈晓玲、戚玉芝陆续被特警控制。

事发当天,雷庄镇政府出具的书面情况说明文件中,确认雷庄镇政府牵头实施强制进场。情况说明文件中明确记载:镇政府及公安工作人员进场做韩国及其家属思想工作。

冯国忠和杨爱民当天各自做出一份书面自述材料,两人均称,到场配合雷庄镇政府清理违规占地行为。但在 9 天后的正式询问笔录里,两人改口称,到场是维持现场秩序。

在案材料显示,巡特警大队另一名工作人员李伟称,到场是配合雷庄镇政府清理违规占地行为。其他巡特警大队辅警及雷庄派出所辅警均称,到场是执行任务。案件中没有雷庄派出所带队所长庞银生的询问笔录。

公诉机关指控屈晓玲袭警罪的起诉书显示,滦州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队、雷庄派出所是接上级指令在现场维护秩序。

而屈晓玲的辩护人表示,事发现场视频内容能够证实,警察未动手时,现场双方只是口头谈判,警察动手后与当事人才发生冲突,这表明警察不是维持秩序。

辩护人还称,自 2010 年以来,国务院、中纪委、公安部多次发文,明令禁止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活动。文件明确规定,对于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冯国忠和杨爱民均在自述材料中称,进场做当事人工作是受栾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晓国指示。

针对动手一事,雷庄镇政府在一份说明里提到,事发当天,韩国一家三人阻碍滦州市委市政府重点项目顺利实施,且 “韩国情绪激动,爬进铲车打火欲发动铲车,为防止意外发生才动手”。雷庄镇政府认为,韩国等人采取暴力手段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警察,造成人员受伤,已经触犯刑法。

2023 年 5 月 9 日,屈晓玲涉嫌袭警案在唐山市迁西县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现场,屈晓玲当庭提交控告书,控告王晓国公然违反中纪委、公安部禁令,非法动用警力参与暴力征地,涉嫌滥用职权罪。

合议庭收取控告材料后,未做出表态。

韩国所租的荒坑地如今已经建成 G205 综合服务区,但韩国尚未拿到征地赔偿款,妻子所涉袭警案也还没有审理结束

重点工程无省级占地审批手续

根据滦州市人民政府征地启动公告等文件,韩国的承租地块这次被征收,用地单位是滦州市交通运输局,用于建设滦州市重点项目 “G205 综合服务区”,由滦州国土资源部门及所在村配合现场指界、勘测。

记者了解到,勘测文件中,没有明确规定测量土方的项目。但韩国觉得土方这个事情是文件中所说的特殊情况,应该给赔偿,于是他自己找到第三方机构,测出填埋荒坑所用土方数量。测量机构给出的数据是 34.68 万立方米,韩国的行政案件代理人认为,这部分损失可以作为生产经营性损失予以补偿。但韩国的这一赔偿诉求一直未得到征收方的认可。

被控袭警之后,韩国开始去了解土地管理相关的法律。

依据我国现行的《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相关法律规定,农村集体土地征收步骤细分为 13 步,即:发布土地征收预公告、开展土地现状调查、开展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拟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组织听证、办理征地补偿登记、签定征地补偿安置协议、申请土地征收审批、发布土地征收公告、作出征地补偿安置决定、责令交出土地、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韩国称,自始至终没有法院工作人员向其下发过强制执行的通知。政府人员进场清表的时候也没有法院工作人员在场,他认为政府强制进场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土地征收的流程。北青深一度记者也从袭警案庭审现场了解到,在案材料中并没有政府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相关材料。

2021 年 12 月 30 日,滦州市检察院对韩国做出不起诉决定。韩国被释放后,他所承包的土地上,房屋、监控探头均不见踪影。他委托律师提起行政诉讼,将雷庄镇政府告上法庭,并提交了大量视听证据及书面证明文件,请求确认雷庄镇政府强制进场清表行为违法。

滦州市法院、唐山中院均支持了韩国的诉求,确认雷庄镇政府超越职权强制进场,进场行为程序为法。

屈晓玲的辩护人表示,构成袭警罪的必要条件是 “被袭民警正在依法执行职务”。但是,法院确认雷庄镇政府行政行为违法,意味着 “警察配合了政府违法行政”,警察行为不属于依法执行职务范畴。因此屈晓玲刀砍警察的行为不构成袭警罪。

另外,依据《土地管理法》第 46 条,征收农村集体土地的,应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关于 “G205 综合服务区” 征用黄庄村集体土地的省政府批复文件,在韩国提起行政诉讼时,雷庄镇政府并未出示;滦州市政府信息公开协调小组办公室书面文件显示“不掌握”;迁西县法院向迁西县检察院发出调取该文件的要求后,向韩国明确表示“没有”;截至 5 月 9 日袭警案庭审结束,这份批复文件未到案。

屈晓玲的辩护人认为,按照审判规则,法庭应当视为 “没有这份文件”。这意味着滦州市对这个项目征地的所有行政行为违法,警察制服韩国的行为属于不法侵害,屈晓玲砍伤警察的行为应认定为正当防卫。

庭审现场,屈晓玲当庭提交控告书,以滦州市政府重点项目 “G205 综合服务区” 征地未经河北省政府批准为依据,控告滦州市相关党政负责人涉嫌滥用职权罪。

韩国在家翻阅案件资料

起诉滦州公安已被立案

目前,滦州市重点项目 “G205 综合服务区” 已初步建成。2023 年 3 月下旬,北青深一度记者在该服务区看到,白天有人在楼上办公,晚上有大货车进出大院,大院内的小棚子正在建起。

韩国自称,始终都没有反对过政府依法征地,视听材料里也能听到,他多次说过 “依法补偿的话,我支持”。但截至发稿,政府没有人再来找他谈地表附着物补偿的事,他打算起诉政府,要求赔偿。

雷庄镇财政所所长葛建学向警方称,(截至冲突发生时)部分征地补偿款和部分农户的地上附着物补偿款已经拨付,但不包括韩国的,因为韩国与村委会没有签定补偿协议。

从 2022 年 1 月开始,韩国将栾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晓国涉嫌滥用职权罪、G205 综合服务区涉嫌违法占地等事项向多个部门反映,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深一度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原本屈晓玲涉嫌袭警案已由滦州市检察院诉至滦州市法院,辩护人依据刑诉法相关规定,向滦州市法院申请要求将王晓国犯罪线索移送监察委。案件被指定到迁西县法院审理后,辩护人再提出同一申请。

2023 年 5 月 9 日,屈晓玲被控袭警罪案开庭现场,其辩护人当庭表示,在案材料证明王晓国涉嫌滥用职权罪,依据刑诉法相关规定,他向法院提交了书面材料,再次要求合议庭将该线索移交纪委监委,合议庭收取了材料,当庭未作表态。5 月 9 日中午,该案庭审结束,未当庭宣判。

至今,距离征地赔偿纠纷发生已过去两年多时间。屈晓玲今年 54 岁,目前处于被监视居住的状态,她 2009 年罹患鼻型细胞淋巴癌,如今处在中晚期,需要长期服药调理。病情使她嘴部异常,无法正常讲话。目前,韩国夫妻二人除了打理其他承包地上的树苗外,精力基本都放在了案子上。

目前,韩国夫妇已经提起行政诉讼,将滦州市公安局告上法庭,请求确认警察到场行为违法。北青深一度记者了解到,该诉讼已经被滦州市法院立案。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发钱救不了低生育率

图源:《家族的形式》 “一孩难求”之后,许多行业或许要迎来冲击。但我们真的只有“催生”一条路可走吗? 近些天的热搜,好像被“生孩子”霸屏了。 话题标签换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新闻却都在追问同一个问题:“如何才能提高年轻人的生育意愿?” 在一众 …

韩国电影中的民主革命

文章共7305字,阅读大约需要18分钟。 在政治学中,有一个经久不息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因素引起制度变迁?前面讲民主转型的时候,我提到过,过去两三百年,全球的制度变迁进入一个加速度变化的进程。在古代,尽管王朝不断更替,但是制度却很少发生根本性 …

电影中的韩国转型:所有人都在保护勇敢的学生

△电影《1987》剧照(图/视频截图) ▼ 文丨刘瑜 韩国人的民主真的是他们用几代人的血与泪争取来的。正因为韩国的民主运动是一个漫长的、不断渗透和扩散的过程,从转型的人心基础来说,韩国的转型是特别“扎实”的,因为几乎家家、人人都有所参与,所 …

镇政府的“临时工”,在考公、相亲夹缝中

收录于合集 #何曾 6个 何曾(前媒体人) 全文4200余字,阅读约需8分钟 高鹏知道,他已经把自己推到难以逆转的边缘,几乎失去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普通农民的孩子,因为考上高等学府,满怀憧憬地离开家乡、走向大中城市,又 …

如何看待韩国梨泰院踩踏事件?

知乎用户 平贺才人​ 发表 长沙的景点和人员密集处,橘子洲黄兴街麓南路大学城之类的,每逢周末节假日,志愿者警察武警甚至部队官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以前觉得也没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吧,一来加班站岗多辛苦,二来这里治安也不糟糕…… 似乎,有点浪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