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会太久不看国内新闻,再看的时候产生隔阂感吗?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习大的口罩供应商 提问于 1/18/2021

太久没看微博,今天突然看,能感到一股当代中国特色语言风格和社会风气,例如关注点比较肤浅,时常让人感到大清未亡。

可是我觉得作为信息收集渠道的新闻,无论是哪个平台的都还是要看的,烂的也要观察它怎么烂的,烂在哪了。所以我就上来抱怨一下,顺便问问大家是不是会有这种感觉?

品葱用户 Maayhew 评论于

会。

品葱用户 张二伯 评论于

不会啊。
很多上世纪60年代的新闻现在拿出来看都不会有隔阂感,反而更切进现实了。

品葱用户 满洲复国派克笔 评论于 2021-01-17

会的,会有那种隔阂感,这是你已经走出墙内粪坑和充斥着习近平语录环境的最重要表现,也是你成功吐狼奶和脱离大陆常年叙事体系的非常重要标志,建议你要保持这种状态,不要再看墙内今日头条b站微信抖音之类的东西。
中国语言风格的堕落
不久前,我走过三亚的一条街道,听到有家店铺在播放著名的《社会主义好》的摇滚版。虽然我对这首歌深感厌恶,但音乐响起时,我还是会下意识地跟着哼唱:“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
几十年来,这些共产党赞美自己的歌曲从来没有从中国人的耳边消失,即使在“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干瘪招牌的今天,它们依然常常出现在中国的电视上、广播中,甚至是私人商店用以招徕顾客的大喇叭里。对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这些歌曲就是我们的青春记忆,很难估量它们对中国人的语言和心灵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
在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六十多年中,因为仇恨教育、愚民宣传,再加上对古典文明的全面破坏,一种新的语言风格渐渐形成。其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粗鄙和残忍,而这并非中文的固有传统,更多应归功于共产党和它所倡导的意识形态。
无论官方文告、文学学术著作,还是私人言谈,都可以看到这种“有中国特色的语言”。
时至今日,中国的高层人物会在那些极为严肃的场合,或正式的演讲中使用一些极为俚俗的语言,比如“打铁还需自身硬”。官方公告和晚间新闻中常常大讲特讲“和谐社会”和“中国精神”。就在不久前,国家主席习近平还说过“绝不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六十多年来,中国的宣传和教育从来没有摆脱残忍和嗜血,在教材中,我们学习数不清的残酷的英雄事迹:用胸膛堵枪眼,把炸药包托在手上引爆,趴在熊熊烈火中一动不动,直至被烧死……几乎每一个孩子都要戴红领巾,那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大多数人都唱过《少先队队歌》:“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
几十年来,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地不厌其烦地反复播放这些内容,直接影响了中国人的日常语言和头脑。在最近几年中,我不止一次听到我的朋友们,包括那些批评政府的异议人士,也在使用这种被宣传污染的语言,而且不是在反讽。
 两年前,在山西中部的一座小城,我听到两位老农站在路边辩论,主题大约是“米饭和馒头哪个更好吃”,在辩论的高潮时段,其中一位大声指责对方:“你这是形而上学!”(另一位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你才是形而上学!)
 对形而上学,毛泽东持有一种很奇怪的怀疑(以至于我怀疑他根本不懂这个词的意思),宣传机器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推广和鼓吹此种论调,久而久之,“形而上学”就成了一种可疑的学说、一个可鄙的词汇。可以想见,那两位农民对形而上学并没有多少了解,他们只是从党的宣传词典中学来这个词,并用它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其他的一些词汇,比如“唯心主义”和“小资产阶级情调”,也成了万能的批评用词。那些最常使用这些词的人,其实大多都不真正了解其真正的意思。
在中国人的日常语汇中,革命字眼随处可见。我们把工业、农业在内的一切行业都称之为“战线”(几乎所有工作的场所都可以称为“阵地”)。带病坚持工作通常被称为“轻伤不下火线”。一些大企业会把它的销售队伍称为“集团军”、“师”、“团”,把销售区域称为“战区”。
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和一些学者把这种语言称为“毛氏语言”。在2012年发表在ChinaFile上的一篇[文章]( “http://www.chinafile.com/politics-and-chinese-language")中,林培瑞说这种话语比“大多数语言更赋军事隐喻和政治偏见”。他举了一些关于毛氏语言泛滥成灾的例子:“大陆人即使到今天,还是会在饭局快结束时让他们的朋友“消灭”剩余的饭菜;上次我在北京时,一个小男孩在公交车上对他的妈妈说:‘妈,我要尿尿’,他的妈妈回答说:‘坚持!司机叔叔不能在这里停车。’”
这种新式语言的滥觞于毛泽东时代。早在夺取政权之前的延安时代,毛泽东就教导作家和艺术家要“为人民服务”,反对使用那些“人民群众”看不懂的字词,以及“和人民的语言相对立的不三不四的词句”。 然后,共产党的宣传机器就开始大力推广所谓的“人民的语言”——即那种浅显俚白的文字风格。
这种“让语言俚俗低级”的改造并非偶然,而是一项深思熟虑的行为,目的就是要降低公共讨论的质量。文化大革命更是将这种“语言革命”推到极致,在那时,知识人所擅长的理性讨论被完全摒弃。在这种野蛮的话语空间中,许多词语都渐渐失去了其真正的意义。然后党可以运用这种语言来装腔作势、混淆是非。
在近些天,中共高级官员时常把“法治”挂在嘴边,但这里的“法治”和真正的“rule of law”毫无关系,当他们谈起法治,指的其实是“共产党用法律统治中国人”。
这种故意的混淆只是为了一个目的:运用掩盖不民主的现状,并假装中国已经实现了民主。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抵抗这种官方话语,也不知道应怎样防止这种话语污染我们的语言。在许多时候,即使是我这样的作家,也无法避免哼唱那些赞美共产党的歌曲,虽然我们很清楚共产党试图用这样的话语来控制我们的头脑和心灵。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话最能表达我的担心,他写道:“如果思想可以败坏语言,那语言也同样可以败坏思想。
原文:[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50528/c28murong/](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50528/c28murong/")

品葱用户 糖醋和里脊 评论于 2021-01-17

十年前开始用微博的

一年多没用了吧   

非常讨厌现在的微博

1 恶心人的饭圈热搜  花钱就能上  标题更弱智

2 恶心人的广告   完全不管用户体验了   吃相太难看了  

如果说是为了获得信息

以前关注的好多博主也都不更新了  还在更新的貌似就剩下5个???

至于那些评论  楼主也不用在意  毕竟鬼知道是不是机器人发的???

嗯  最后祝愿现在像个垃圾场一样的微博早日倒闭

品葱用户 墙国反贼 评论于 2021-01-17

有隔阂挺好的,说明你已经正常化了。粪坑中跳出来的正常生物在世界中呆一段时间,没有必要非要再回粪坑体验一下粪坑的感觉

至于你说需不需要,如果你是社会观察人士,或者像我这样在做自己的youtube自媒体,还是偶尔需要看墙内粪坑新闻的。但是如果你只想在现代文明世界过自己的小日子,那不看又如何呢?为啥一定要体验粪坑什么感觉

品葱用户 和科盛商会 评论于 2021-01-19

会有这种感觉。

然后一般马上就会有一个念头受到中共国式播音腔或者中共国式“新闻”的触发而闪现:它们又要骗我了。

对,在我这里,中共式播音腔/“新闻”=洗脑骗人,潜意识里立刻就会警觉的那种。

这种反应可能过激了一点,中二了一点,毕竟很多人可能都已经毫无感觉了。

但是我认为还是有必要的,因为在一个时时刻刻处处都骗人的地方,一丝一毫的疏忽就有可能被带沟里。

在墙外还好一点,有更多正常的新闻可以看,偶尔看到中共国的东西马上就会有窜稀感。

在墙内的人我建议还是要多加注意,任何从公共空间看到的东西一定要持怀疑的态度,找碴的态度,不然就会中招。

品葱用户 日暮途远 评论于 2021-01-18

要是单纯看微博反感没什么代表性。

毕竟你看外网一些弱智发言也比微博好不到哪去。。。。

这个不是国内国外的问题,是信息渠道是否充分广泛的问题。

只要你手头的信息(有一定质量的)足够丰富(包括内外网),那再看微博等低信息密度的吹水平台,自然回产生反感。

品葱用户 关爱战狼小粉红 评论于 2021-01-18

不会,家里老人每天固定节目新闻联播,海峡两岸,新闻三十分,如果我不从来不上外网的话,我也许也会跟老人们一样真就觉得蔡英文是个恶毒的老妖婆台湾人民是多么的爱祖国他们的战力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了,美国各方面已经糟糕的不行马上处于崩溃边缘了,我们国家是多么的富强!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1-01-18

嗯,十几年不看~“国内”~新闻了,都是假的,偶然看看关于社保、出行、签证等通知。

品葱用户 水饺睡觉 评论于 2021-01-18

我觉得毫无隔阂感,因为墙内的网络平台就是一个个粪坑,就算很久不用都知道它在说些什么。你之所以产生隔阂感是因为你还觉得它们是主流。。

品葱用户 gerryzeng 评论于 2021-01-18

会有那种隔阂感

因为墙内的新闻报道港台有关的新闻,语气都有一种香港和台湾要完了的感觉。。。很不客观。。。
而且墙内媒体太会善于分化香港台湾社会

墙内报道台湾,无疑就这些:
台湾政坛节目黑大陆吃不起茶叶蛋;
台湾毕业新人工资22k;
台湾年轻人没有狼性;
蔡英文开始专制独裁,民进党开始共产党化

等等

品葱用户 酱油 评论于 2021-01-19

不看新闻,媒体都是利益集团喉舌,全世界都差不多,喜欢自己找有趣的事物看看

品葱用户 stdynaman 评论于 2021-01-18

~已删除~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评价观察者网?

知乎用户 El Facil 发表 事实证明,连五毛媒体都得私企做才厉害 知乎用户 drapeaublanc 发表 反正观察者网观察国外的时候呢,我们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但是他一观察国内呢,就惨了…… 别人送他高帽,他看也不看,就往自己脑袋 …

崔永元用诡辩“战胜”科学

崔永元用诡辩“战胜”科学 作者:刘远举 崔永元去复旦新闻学院讲座,复旦搞生物科学的卢大儒教授当面质疑,场面火爆。这段视频放上网之后,引起一些争议。随后,复旦新闻学院邓建国教授一篇名为《新闻界与科学界是朋友而不是敌人》的文章指出:新闻界应该有 …

假新闻的无脑识别法 | BetterRead

王烁 / 文 UCSD政治系新一代学术男神徐轶青邀我跟学生们座谈。谈什么呢?谈时下最热门的假新闻(fake news)吧,这个话题我碰巧知道真相。 一 川普恨fake news,我们也恨fake news,川普说的与我们说的是一个东西吗? …

20万新闻大军为何没有一个是“吹哨人”?

点击上方“dang归网”,获得更多精彩内容 来源:大社老记有话说 |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 现在全国的新冠肺炎发病率、死亡率都呈现出下降趋势,似乎防疫抗疫的拐点已经到来了。回顾疫情发生前后的情况,一个令人惊奇的事实是:全国20万新闻从业大军竟然 …

疫情之下,媒体如何将信息送至每个角落?

文丨阑夕 20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开始形成「一城一报」的格局,这场重要的新旧交替运动,让许多老牌报业被市场淘汰,同时也推动着纸媒从零散、多元逐渐迈向统一、趋同的形态,随着市场选择的尘埃落定,媒体工业结构化的时代也就此开始。 在此后的数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