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师去世了,他们却只把这当乐子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01

前两天的热搜第一:

河南一位老师上网课后去世了。

老师姓刘,是河南新郑市三中的历史教师。

10月28日晚上,刘老师结束网课后,独自倒在家中,两天后被发现,确认为猝死

女儿@小小沼泽酱 提到,事发之前,刘老师遭遇了严重的网络暴力。有人在她的网络课堂里大肆捣乱,并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

被公开的短短几分钟屏录,展现出了这场混乱直播的冰山一角。

当晚,大量无关人员涌入课堂,进行劣质的“狂欢”与“庆祝”,其中不少ID充斥着“鸡你太美”、“梦泪”、“丁真”之类的恶意玩梗

他们大肆播放嘈杂刺耳的音乐(他们称之为“战歌”),并用恶劣低俗的字眼辱骂老师

几位入侵者甚至堂而皇之地在课堂上聊了起来,吊儿郎当地互称“同行”,彼此恭维。

即使被禁言,他们也没有离开,反而在公屏上打下挑衅的文字,进行人身攻击

期间刘老师多次温声提醒,想要阻止这些行为,但并没有得到尊重;有好心的同学请老师把主持人的权限让给自己,方便帮忙管理,也被“入侵者”毫不留情地点名大骂

最终,刘老师无计可施,情绪激动直至落泪,干脆退出了直播课堂。

此后,学生们失去了刘老师的消息。

有人说她“生气了”“失踪了”,所以不回消息,不接受道歉,也不愿意继续上课。

但谁也没想到,就在那个夜晚,她永远离开了。学生没有了老师,女儿失去了妈妈。

通过女儿其它微博,我们才知道,自从十月中旬,当地所有高中停止线下教学,转为上网课以后,刘老师就频繁遭遇“袭击”。

12号晚上,有学生在聊天里提醒老师,有社会人员故意闯进来播放音乐,扰乱课堂。

14号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21日,有学生忍无可忍,建议开全员静音的在线课堂,想阻止捣乱的人。

压倒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伤害老师的也不仅是某句恶毒的发言、某首嘈杂的歌,而是心血和精力不被重视的伤心,是未得到尊重的无助与难堪,是反复累积的精神伤害****。

很多刘老师以前的学生在微博留言,说老师是温柔的人,脾气很好,讲课很认真,而且还能把知识讲得特别透彻。

就算学生成绩不好,她也不会批评,还在考试前温柔地提醒学生把字写好。

刘老师的同事和朋友也都说她待人谦和,永远带着笑面对老师和学生。

或许就是因为性格温和,才更容易受到伤害,因为他们不忍心伤害别人,就总是向内自省,试图靠自己吸收掉那些负面情绪。

现在,当地教育局关注到这起事件,警方也在全力追查,希望得到让人满意的交代。

02

刘老师不是“网课入侵”的第一个受害者,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相关话题下,很多人说出相似的遭遇。

老师辛辛苦苦做的课件被当做垃圾,恶意遮挡,被无意义的线条和低俗词汇覆盖。

评论区充斥着不明所以的网络梗和流行话。

还直接堂而皇之地辱骂老师。

或是冒充老师发布骂人言论。

经常有老师刚准备上课,就看到屏幕上正在播放不堪入目的不良画面

就连小学生的课堂也没有被放过。

不少老师和同学被开黄腔、性骚扰

入侵者们还会带上不同的伪装头像。

最常见的是职业电竞选手“梦之泪伤”(简称梦泪)与某款游戏角色终极猎手蓝老头的混搭魔改版本。它们也出现在刘老师的网课上。

尽管梦泪本人在今年9月就关注到了这类行为,并呼吁大家适度玩梗,更不要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尤其是网络课堂的秩序。

可惜无济于事。

会做出这类行为的人并不是他的粉丝,反而只是想借此嘲讽他,当然不会听劝告。

丁真也得到了同样的对待。

有人带着他的面具出现在线上课堂。

猪猪侠、奥特曼、孙悟空等等都没能逃脱被恶意扮演的命运。他们轮番出现在不同的课堂上,成为搅乱平和秩序的一环。

偶尔,如来还要抽空过来播放大悲咒。

更无法无天的直接冒充网警,杜撰了警号、电话和网址,行为恶劣之极。

很显然,入侵者已经形成了规模,并且有各自的聚集地。他们自称为“专业爆破组”,其中一部分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享受那种低劣、恶意玩弄他人的快感。

有记者卧底爆破群,发现他们内部有着明确的分工,还有资深成员进行指挥,等到时机,共同行动,以便达到更好的“爆破效果”。

每当他们发现有老师或学生表现出困惑、犹豫和不知所措时,就是他们最兴奋的时刻。

因此,入侵者们还四处上传视频炫耀战绩,把那些措手不及的反应当做笑谈,并借此扩大规模,招募更多“有志在此”的网络游民。

他们以一种蝗虫过境般的姿态发起攻击,所到之处无一不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也有少数人将其发展为产业,“五毛一节十元永久”。这价格绝称不上昂贵。

而在刘老师事件被公开后,有网友自爆称自己就是入侵者的一员,因为骂人有钱拿就去了。

这似乎在暗示这项产业也有了新的利益链。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入侵者们并不是随机选择目标。往往是某些学生怀抱着隐秘的恶意,向他们发出“邀请”,并提供准确的会议号,他们才能进入房间,进行“定向爆破”。

新闻提到,学生的理由多半与老师有关。

有人不想在放假的时候被老师通知补课,所以请人来“制裁”他,也有人在家长会上被骂,希望入侵者帮自己扳回一城;还有人根本看不起老师,觉得对方课上得不行,不如不上。

入侵者们往往会基于学生要求提供更多延伸空间,比如引导他们说出“仇人”的名字,并在入侵时把锅甩到这位“仇人”身上,作为报复。

当他们觉得“这很好玩”、“只是开玩笑”、“骂的是别人和我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他们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俨然是新型的网络暴力,更没想到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

03

更离谱的是,生命并未唤回某些人的良知。

就在那位自爆者的微博下,一个小团体偷偷簇拥在一起,肆无忌惮地嘲笑逝者,将对方的死粗暴地与“心理素质不过关”挂钩。

还不断内涵老师自己有问题。

看起来全然没有反省,也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毕竟从她的视角来看,她只是接到了某个邀请,去到某个会议室,骂了几句人,“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开玩笑啊。

这种熟悉的论调和所做作为让我想起了一个叫做Kiwi Farms的美国论坛。

他们热衷于在网上找到“值得被取笑的人”,并针对那些敏感易伤的目标,进行有组织的、持续不断的骚扰,并把对方展现出来的痛苦和挣扎当做快乐,当做反哺自己精神的兴奋剂。

数人因为他们的网络霸凌选择自杀。

其中包括被称为天才模拟器程序员的Near。他开发了世界上最准确的任天堂SNES主机模拟器Bsnes,造福了广大游戏玩家。

他以跨性别者的身份进入Kiwi Farms的视野,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对方使用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投诉举报账号,伪装成不同身份接近受害者,通过侮辱性的言论进行语言攻击。

起初,Near尝试忍受恶意,但当对方转而攻击他的朋友,尤其是那些本就有自杀倾向的人,不堪其扰的他最终崩溃,并选择走向死亡。

相似的是,Kiwi Farms的广大成员也从未有过反省之意,——即使有过也被说服了。

因为这家论坛的创始人Joshua Moon言之凿凿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就算没有他们,Near也一定会结束自己的生命,真正决定去死的是自己,而不应该把责任推给别的什么人。

这种混杂着恶意的傲慢让人头皮发麻。

不久前直播自杀的香港高中生“依奈”同样是这种恶劣行为的受害者。

玩游戏时,她开玩笑把自己的ID改成了“拿不到金头就自杀”(金头指金色头像框)。

却没想到这个ID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还有人嘲讽她下注了不知道要兑现。

随后,更多人身攻击和辱骂随之而来,还频繁出现“为什么还不去死”这种刺激性言论。

最终,无力面对这些的依奈选择了自杀。

在她直播自杀后,攻击者的群内依然充斥着充满嘲讽、不怀好意的言论,似乎没有人意识到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已经离开了。

这些人把依奈解释为自己没有判断能力,说死了是帮她摆脱当做乐子的命。。。

不难看出,这些“施暴者”的逻辑如出一辙。

他们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无罪化,所以在他们的描述中,受害者都是“活该”、“有罪”、“自讨苦吃”,而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找个乐子,没别的意思。

真真正正做到了那句:

“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

尤其是在网络这个匿名平台上,个人的表达更容易变得不负责任、不计后果,谣言也因此容易得到扩散和传播。很多人并不关注事件本身,也从未思考过可能导致的后果,只是单纯地借助某些公共事件宣泄个人情绪。

正如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也没有一个人认为是自己导致了悲剧。

这些人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只认为自己想找点乐子。但一个乐子人会让人恶心,无数个乐子人加起来,就变成恐怖了。

与之类似的,校园暴力的人不会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坏蛋,他们把霸凌当做开玩笑;“足球流氓”也不觉得自己搞破坏,而是遵从传统…

恰如勒庞在《乌合之众》所写,“群体中的个人不再是自己,变成了一个不受自己意志支配的玩偶。”而这些集体无意识的恶意汇聚起来,破坏力极大,横冲直撞,酿成大祸。

歌里唱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但我们知道反过来也成立,只要人人都释放一点恶,世界将变成可怕的地狱。

-END-

【推荐阅读】

我家被偷以后…

现在脉脉最火的话题是裁员

你支持防疫人员“实名制”吗?

点击下方按钮关注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被校园霸凌过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知乎用户 路路​ 发表 初三时候班上有个女生 Y,长得不好看却拥有娃娃音,这就是她被霸凌的原因,很可笑吧,女生嫌弃她装嗲,男的嫌弃她不好看,经常四五个人聚在一起很大声的讨论嘲笑她。 即使她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可还是渐渐的所有人都开始 …

名校毕业后,他们蹲在出租屋闲散度日

收录于合集 #疫情 43个 **文 ****|**邹帅 **编辑 **| 陶若谷 “应该允许有人停一停,歇一歇” 想做这个研究,起因是去年看到《半月谈》关于“蹲族”的那一期杂志,觉得这个群体好像有点悖论——重点大学毕业,家庭出身不错,占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