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Related tag 卫生巾

郑楚然:陨灭与存有的经历

大兔是我出狱后接触的第二名坐牢的人物。 我们的拍摄地点是我狱友的工作室,一个满是二次元文化的有趣猫馆。 我对她的“犯罪”,在进一步的了解和聊天中,揭开了帷幕。 大兔的眼神总是有力地在发光,我欣赏她的勇敢和智慧,也喜欢她这种奋斗过程、冒险意愿 …

read more

“因无卫生巾哭诉”矫情吗?

1月2日,西安一女子在酒店集中隔离时,不巧月经提前来了,又没有卫生巾备用,她在求助隔离点、拨打12345热线、报警等各种办法都没用后,情绪崩溃,哭着向工作人员求助:“我来大姨妈了,也没有卫生巾,我就想问一下,是没有人管吗?” 这段视频在上传 …

read more

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痛批 “因无卫生巾哭诉” 女子:矫情,小姐做派。这反映出哪些现象?

知乎用户 乖大宝 发表 在隔离期间,再小的生活用品都是必须的。 20 年过年的时候,我陪老婆回了重庆娘家。 大年初三的时候,因为临时有紧急工作,就直接自己先回了山东。 没想到老婆因为疫情,直接被堵在了重庆。 (你们能想到我那半年多过得有多么 …

read more

西安一女子集中隔离期间「哭诉无卫生巾」,西安作协主席批评「矫情、小姐做派」,这个批评合理吗?

知乎用户 例不虚发探花郎​ 发表 我和类似职衔的人一起吃过饭,请客的大佬就因为点的茶 “没有品位” 被好一顿耳提面命,当时那位文人得意洋洋的宣称自己平时喝的都是武夷山专门几个峰头的大红袍,只要明前新茶,煮茶的水一定要用山泉水,壶一定是名匠大 …

read more

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痛批“因无卫生巾哭诉”女子:矫情,小姐做派!

“有些人,同样也是女人,却让人想要诟病了呢。” 这句话,出自吴克敬2022年1月4日的“疫情文章”《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点击阅读)。 吴克敬,陕西扶风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