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Related tag 想起

一项切瓜技术的丢失

“人间烟火”下,满街疼痛 文/呦呦鹿鸣 那些年,镇街上火急火燎、南来北往的司机们;脚步匆匆往返稻田烟叶地的农民们;嘴角上扬进出镇政府大门的干部家属们;路口猪肉铺、牛肉铺、杂货店里咚咚锵锵的小老板们;大都对一个路边少年印象深刻。 这个少年,是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