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Related tag 暴行

赢麻了,真的赢麻了

最近看了乔治奥威尔的一篇文章,关于他对民族主义者的分析,收录于《政治与文学》。 奥威尔对“民族主义”的定义比较宽泛:一个人对一个国家或一个团体产生了认同感,并将其凌驾于善恶之上,认为除了维护它的利益之外再无其它责任,就是民族主义。 重点不在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