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Related tag 省级

“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 …

read more

“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