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Related tag 这首

最懂我们的朋友,总是忘了他自己 | 隐藏的杜甫

去年此时,我曾经写过一篇《杜甫:无处不在的善意》。今日,念及呦呦鹿鸣读者后台留言诸君,忽有所感,遂将该文重写一遍: 我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那么,真正的知己,是怎样的呢? 让我们从杜甫的一首诗开始读起: 游龙门奉先寺 杜甫 已从招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