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160天,孔雀之城瑞丽逃走了一半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猫语者

往昔已混沌,明日未思量

为防控境外输入疫情,

美丽的孔雀城正陷入一场漫长的封锁。

截至2022年4月下旬,

瑞丽,断断续续封城160天!

上海人在半个月前说,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们想过瑞丽人吗?

△疫情下的边境小城生活(摄影:斌先生)

根据全民核酸筛查人数对比推算,

疫情爆发以来,约有20万人离开了瑞丽,

这些数字背后,

是一个个小人物的命运,

和一个个普通家庭的生计。

当原本平静的生活秩序被打破,

有人被迫转行、出走他乡,

有人困守原地、寻求出路。

由于地处边境,这个口岸城市一度有着

极为包容的文化和发展机遇,

但城市体量小、人口少,资源有限,

封锁带来的困境,鲜少被人看到。

△摄影:斌先生

我们找到这些深受封城之苦的居民,

和他们聊了聊封锁中的日常,

他们也需要帮助、鼓励和安慰。

当大多数目光都聚焦在上海,

我们希望这些边境城市的现状被更多人看到,

——希望他们,和他们的家园,

不要被真的遗忘。

△摄影:斌先生

2021年7月底,瑞丽第4和第5次封城的间隙,李尚排了5个小时队,终于申请到“离瑞证明”。

他从市政府大楼跑回住处,胡乱抓了手机、钱包、身份证和几件随身衣物,然后头也不回地驾车驶离瑞丽。

他在这个边境小城生活了8年,离开却只用了20分钟。

“拿到这个证必须24小时之内离开,不然就作废了。我心里有很深的眷恋,但那时只想逃离。”

中午的阳光刺眼,快到出城的卡口,车流开始拥堵,排起长队。

李尚忍不住紧张起来,虽然手续齐全,有48小时内的双检双采报告(离瑞要求在两个检测机构,分别自费完成口和鼻咽拭子,并间隔24小时),

但他仍担心一道道检查,随时请他原地掉头。

△昔日的瑞丽街头(摄影:悠游云南)

李尚今年40岁,2014年他来瑞丽租了一栋楼做青旅,又按揭买了一套自住的房子,就这样结束了十年的漂泊生活,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瑞丽三面接壤缅甸,边境线长达169.8公里,进出口贸易繁荣,生活节奏又不紧不慢。

在李尚看来,这里是一个包容又充满机遇的地方。

当地的傣族和景颇族人淳朴善良,缅甸、泰国、印巴人,还有全国各地的移民带来了多元的文化和美食。

封城前,青旅最低的入住率也有60%,他原本计划在缅甸再开一家分店。

2021年3月31日封城后,因为家在封控区,李尚无法回家,只能住在店里。

依靠之前囤的物资和联系骑手送菜,他能勉强维持日常生活。

虽然不断听到政府发放生活物资的消息,但李尚只收到过一次,是一份凉茶。

物价涨了不少,原本一斤8块左右的小米辣,后来涨到近40块。

更让他发愁的是生意,没有旅客能进入瑞丽,他也无法开门营业,店里的缅甸工人都离开了。 

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旅店里只有他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做核酸,然后“等希望一点点磨没。”

△封锁后,空无人迹的瑞丽街头

李尚周围的朋友,几乎都选择离开瑞丽。

以前喊一声就在宵夜摊上见面的人们,如今各奔东西谋求生路。

到如今,瑞丽已经断断续续封城一年。

有时是封控管理,有时是居家隔离,有时是居家休息。

从3年前疫情爆发开始,瑞丽市民已经经历9次封城,时间超过160天,前后至少130次核酸。

△瑞丽城区居民封城时间记录

根据瑞丽官方发布的数据,最近的一次全民核酸检测(2022月4月18日)约有19万人,而一年前的核酸检测(2021年4月13日)约有38万人。

这意味着在这一年里至少有20万人离瑞。

玉石商人刘珊珊还记得最开始做核酸,得排40多分钟的长队,前几天她下楼直接就能做上。

她居住的楼层共有6户,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陆续搬走,如今只剩下她一家还会在夜晚亮起灯。 

原本繁荣的玉石交易、进出口贸易、旅游业和餐饮业几乎停摆。

姐告边境贸易区的封锁是突然发生的。

付了年租金的铺面,去年一年,刘珊珊只摆了不到一个月。

封城最严格的时候,即使有老客人找上门,他们也无法从缅甸拿货,无法从瑞丽发货。

到了去年5月4日,姐告解封。

再过3个月,除了防疫人员,所有人被要求撤出姐告,那里成为“无人区”。

△姐告是国内最大最早的玉石市场,陆地跟缅甸的木姐相连,经由姐告大桥与瑞丽市区隔江相望

刘珊珊时常接到小姐妹的电话,告诉她要离开的消息,然后便是哭泣声。

有人去广东继续做玉石生意,有人回老家,有人彻底改了行,卖菜、卖酒、做骑手,有人为了孩子读书搬到临近的城市。

瑞丽多数中小学,除了高三,长达一年没有复课。孩子每天在家上网课,有时师生比是惊人的1:800。

在瑞丽,夜不能寐的人是很多的。刘珊珊总是失眠,发愁债务,纠结要不要离开。她来瑞丽16年,在姐告和城区分别租了一个铺面卖玉石。

姐告的米柜有两米长,一年租金2万4,转让费4万,城区的租金一年2万,做生意贷款了15万,刚刚还掉4万多,明年得还完剩下的十几万。

车贷刚刚还完,房贷每个月要6千多块。

“9次封城,我都是一个人在家里,最长的一次待了28天。楼对面有一个人,每天都嘶吼宣泄。”

△人们关在家里的时候,油桐花已经开得很好了

3月24日开始,住在低风险区的瑞丽市民可以出门了。

刘珊珊骑车上山去兜风。

以前她会约几个朋友,一起骑车去芒市,到那儿累得直接瘫倒,再吃得饱饱的,那种日子是那么幸福,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了。

她不是没想过离开,但在瑞丽的房贷、房租,没有任何缓交、补贴的解决方案,离瑞一度规定不能携带生产经营资料,这意味着玉石商人得把身家留在原地。

去陌生城市做生意,又需要一笔资金投入。

“有谁是真的愿意离开啊?我们已经在这里扎下根,突然要去一个新的地方,我是真的害怕。”

△夕阳西下穿校服的学生

刘珊珊身边的朋友,很多都靠几张信用卡维持着。

偶尔做几单生意,一张卡套一张卡,借网贷的也不在少数。她自己也过得紧巴巴。

“一听牛肉要60一斤,我都没敢买。

像榴莲和樱桃,我连吃的欲望都不敢有。”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能有转机,甚至不敢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李尚如今在云南另一个城市租了房子,转行做茶叶生意,赚来的钱除了日常生活开销,还要支付瑞丽那一间至今无法进入的房子的贷款。

他说这一切像是“马尔克斯的小说”。

人到中年,他又开始新的漂泊。

上海之外,我们也希望这个被围困于疫情与封锁的小城,被看见、被记得。

它们需要帮助。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 END ·

如果你喜欢猫语者的文章,

**最好的支持方式就是 **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猫语者淘宝店

或打开淘宝网,搜索店铺名“猫语者”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凤凰星|云南瑞丽玉石商人:有人改送外卖,发件要靠“黄牛”

作者:程靖 封城以来瑞丽的菜价越来越贵,市里为保障民生发放了2万余份米面油等生活物资,但谢博并没有资格申请。工作人员告诉他,在主城区有房、有车、有营业执照的,全家账上资金加起来超过5万元的,满足一条就不能申请。“但生意人大多都有一部车,一 …

【404文库】八点健闻|瑞丽,“为国挡毒”的七个月

撰稿:于焕焕、张宇琦、陈鑫 / 责编:陈鑫 一座人口38万的小城陷入了停滞。姐告、畹町、抵边乡寨,清空的清空,隔离的隔离,多数马路上空空荡荡。 金黄色的香蕉烂在地里,曾经全国最繁忙、常住3万人口的姐告边境贸易区被清空后,流浪的猫狗都瘦得皮包 …

最长封锁160天,这些城市几乎被遗忘了

为防控境外输入疫情, 我国的边境小城正陷入一场漫长的封锁。 截至2022年4月下旬, 云南的瑞丽,断断续续封城160天; 黑龙江的绥芬河,已经封城近90天; 广西的东兴,持续封城60天。 疫情下的边境小城生活(摄影:斌先生) 根据全民核酸筛 …

边境城市瑞丽的抗疫 2 年:9 度封城,无一例蔓延外省

本文作者:山竹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瑞丽市,地处祖国西南边陲,边境线长达 169.8 公里,三面与北缅接壤。边民跨国而居,承受着内陆省市无法想象的输入压力。 随着缅甸疫情爆发,瑞丽走向抗疫前沿。截至目前,瑞丽累计确诊上百例,均为缅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