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飞:秦晖老师对穆斯林问题的几处误解——回应《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点击上方蓝字“北大飞”订阅本公号

回复秦晖老师《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一文

首先非常感谢在我对秦晖老师的质疑文章 《错误信息导致错误结论——评秦晖老师<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贴出后,迅速给了回应(《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进行指点和讨论。作为小辈,我是非常荣幸的,感觉更加要认真的参与这次讨论。

在我认真读完秦晖老师新的文章后,我认为这里面有不少事实方面的误解。考虑到这一篇只是秦晖老师要写的系列回应的第一篇,我这里也仅对这些事实层面的问题做些考据。如果能为秦晖老师的思考提供一些信息,则是我莫大的荣幸。

针对我文中对秦晖老师是否真的看见了极端派清真寺的质疑,秦晖老师回应说他在柏林市政厅工作人员带领下,共看到了三所极端派清真寺。这还并不包括我指出的萨拉菲派Al Nur清真寺(而其实我举这所清真寺是为了说明即使是货真价实的萨拉非派清真寺也不敢宣讲圣战消灭基督徒)。而对于这三所清真寺,有一所秦晖老师没有找到具体资料(这很正常),另一所则是柏林什叶派的伊玛目里萨清真寺,秦晖老师找来了不少资料。

秦晖老师认定该清真寺虽然是什叶派的不是逊尼派,更不是萨拉菲,但仍然在宣扬极端主义。

可是秦晖老师给出的材料有较大问题,下面做些辨析。

德国之声与伪德国之声

秦晖老师贴出一张网页截图为证据,指出: 

_媒体(就是这篇网文)披露的该清真寺传道内容包括:仇恨雅兹迪、亚美尼亚人和犹太人,信徒明确被告知要在“民主主义者和什叶派、世俗派和穆斯林、人文主义者和先知家庭的朋友”之间划清界限不能骑墙,要作为穆斯林、什叶派和“先知家庭的朋友”去打倒世俗派、民主主义者和人文主义者。 _

而这张截图秦晖老师给出说明为“德国之声评伊玛目礼萨清真寺”。

图1:

德国之声是德国著名的公共电台,作风严谨,信誉很高。我了解德国情况时经常参考他们的报道。如果真是德国之声给出了这样的评价,那值得重视。

但有一个问题,德国之声的网页根本不是这个风格。而是如下图所示:

图2:

德国之声的网址也不是秦晖老师给出的deutsche-stimme.de,而是www.dw.com 。那这个"deutsche-stimme.de" 又是哪一路的“德国之声”呢?

稍微一查就知道,这是德国极右翼新纳粹党派NPD(国家民主党)的官方网站。不用说,此党派是仇穆造谣的急先锋,在德国没有任何严肃的人会把他们的说辞认真对待。当然从技术上来讲,这家网站的名字也不是不可以翻译成“德国之声”,但我相信秦晖老师是把李鬼当成了李逵。

图为新纳粹党派NPD各种集会照片,风格是否似曾相识。

图3:

图4:

图5:

图6:

秦晖老师引用的新纳粹伪德国之声文章,题目叫作“揭下面具的伊斯兰”。这个题目本身就已经显示此文性质。 我虽然认为出自这类有重大前科的仇恨网站的内容根本不值得,也不应当引入正规讨论(否则相当于给他们以合法性)。但是我会在后面简要的说明为何秦晖老师引用的那些内容是造谣。

我觉得此事挺让人难过。极端伊斯兰有危害不假,但是新纳粹危害并不亚于极端伊斯兰。秦晖老师找来的关于极端伊斯兰的证据,却来自新纳粹的鱼目混珠。这是否提醒我们,德国的确受到极端主义威胁,但威胁的主要方向不一定来自“极端伊斯兰”。

伊玛目马赫迪是恐怖分子头目?

除了错误的找到极右翼网站之外,秦晖老师又专门搜索了伊玛目里萨清真寺的脸书并指出,该清真寺的脸书主页上就能看出其极端主义性质:

我曾查看该清真寺的facebook,虽然没能登录进去,但从主页上就能看到它组织了多次关于“伊玛目-马赫迪”的活动(图),而我们知道在什叶派神学理论中,伊玛目马赫迪就是“末日救主”,他的出现意味着末日审判,世界人口将死掉三分之二,而异教徒将在血海中灭亡,并将从中诞生一个“纯净”的伊斯兰世界。显然这就是一种极端的圣战宣传,虽然可能没有“消灭基督徒”的字句。

并提供了一张照片作为证据:

图7:

穿长袍者背后大牌子上赫然可见“MAHDI”(马赫迪)字样。按照秦晖老师的分析,什叶派理论中马赫迪的出现意味着世界大毁灭中诞生纯净的伊斯兰。所以该清真寺组织了和“马赫迪”有关的活动,就是在宣传极端的圣战——虽然没直接说“消灭基督徒”。听起来,好像伊玛目马赫迪是个要在世界末日消灭异教徒的恐怖分子头目。

这是个天大的误解。

对于什叶派来说,马赫迪是个历史上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人物,是第十二位,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位伊玛目。占什叶派人口约七成的主流教派“十二伊玛目派”就以此得名。而如果秦晖老师仔细看看这些有关于“马赫迪”活动的信息,就会发现都都发生于今年5月,因为那是什叶派有千年历史的传统宗教节日——马赫迪诞辰纪念日。

我找到了另外两张图片,一张是和秦晖老师图片同属同一次活动的另一张,还有一张是该清真寺对此次活动时间地点的通知。两图上皆有说明:

Imam Mehdi (af)nin Veladet Kutlamasi. 

这是土耳其语的“马赫迪诞辰庆祝会”的意思。Kutlamasi等于英语的celebration。

图8:

图9:

这个传统节日在伊斯兰阴历七月(赖哲卜月)13号。因为伊斯兰纪年每年天数只有354天,所以转换成公历,每年日期会比前一年提前10-12天。在什叶派国家伊朗这是全国假期。网上很容易查到类似下图的日历以及大量说明:

http://www.ezsoftech.com/stories/imam.ali.bin.abi.taleb.as.asp

图10:

至于为何马赫迪会是什叶派一名历史人物,这涉及到早期伊斯兰历史。本公号正在进行一个与此有关的连载。欢迎大家关注了解更多知识。

所以秦晖老师的错误在于,把什叶派的历史伟人当成了恐怖分子头目,把纪念他诞辰的节日当成了宣扬极端教义的行动。这一下把全世界三亿多什叶派穆斯林一网打尽,全是要搞圣战的极端派。

这个错误等价于,把基督徒庆祝圣诞节当成要搞十字军圣战的证据。

马赫迪降临是一场消灭基督徒的圣战?

除去上面一点不提,秦晖老师犯的另一个错误是,把伊斯兰教的“末日审判”和圣战消灭基督徒划了等号。的确,按照什叶派教义,马赫迪将在末日审判时降临——严格的说,并不是“降临”而是“再临”,更确切的讲是“再次现身”。按照教义,马赫迪根本没有死,只是进入了“大隐”(major Occultation)状态让别人找不到他而已,其实他一直活在人民中,活在群众中。马赫迪再临时,他还有个副手叫伊萨——就是基督教里的耶稣。降临之后,将帮助真主审判世人。但问题首先是,这种末日审判的故事基本三大宗教都有,把他当作某种对异教徒的圣战是不可思议的。

按照伊斯兰教,在末日审判时要发生的事件大致如下,一位埃塞俄比亚来的短腿国王将占领麦加,捣毁克尔白天房,然后有一系列大地震大火灾之类的灾难,再之后会突然从也门地区散发出一股带香味的微风,所有穆斯林闻到后会无痛苦的死去。之后大概又经历几百年的各种大灾难,末日审判才真正开始。死去的人都会活过来,来到真主面前,每人都有一笔账,好事坏事事无巨细全在里面。对这些好事坏事进行代数加减之后,所有人被分为罪人和义人,有的上天堂,有的下地狱,各就各位。

值得注意的是,末日审判是真主进行的,不是指凡夫俗子可以代劳真主去消灭任何人。更不用说按照什叶派的神学,以马赫迪的再临为标志的这些事件发生在“时间之外”——而不在可预见的将来。其实什叶派几百年来一直在打击冒充马赫迪的人——据说光是伊朗监狱里就关了上千个山寨马赫迪。

可以说,秦晖老师从马赫迪几个字母推出极端主义,思路并不严格。

伊玛目里萨清真寺里都是些什么人?

上面说的固然是秦晖老师文中的硬伤,但是并没有解决这清真寺里到底是什么人的问题。其实这件事情不应该由我去找证据,而是该由指控方提出证据。没有强有力证据,就绝不能认定别人极端。这是常识。

但在今天的社会由于仇穆之风盛行,穆斯林已经到了不自证清白就被默认为恐怖分子的地步。在道义看这很让人义愤填膺,但从实际效果出发,我还真必须举出一些证据,说明这个清真寺里的人为何不像新纳粹网站说的那样——

仇恨雅兹迪、亚美尼亚人和犹太人,信徒明确被告知要在“民主主义者和什叶派、世俗派和穆斯林、人文主义者和先知家庭的朋友”之间划清界限不能骑墙,要作为穆斯林、什叶派和“先知家庭的朋友”去打倒世俗派、民主主义者和人文主义者。

好在“伪德国之声”的仇恨文章中还提出了一个具体人名:Yavuz Özoguz。文中称,该人是为此清真寺筹款的负责人,也是“极端伊斯兰门户网站”——“穆斯林市场”的管理员。这是个德文穆斯林网站(http://www.muslim-markt-forum.de),该人在此处发帖不少。利用谷歌翻译换成英文后,意思并不难读懂。

我大概阅读了十几篇他写的文章,印象是这人倾向伊朗,痛恨犹太复国主义,同时似乎信仰马克思主义,没看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迹象,倒像是个典型的反帝反殖的欧洲左派知识分子。下面列举几段他的言论,大家自己判断您想象中的极端伊斯兰分子会不会这样说话。有兴趣的可以利用上面网址去看更多此人文章。

英文(由谷歌翻译生成)

We are for a Germany in which Jews, Christians, Muslims and many others can live together in peace, freedom and justice. We are for such a Germany as a model for all countries, also as a model for Turkey or Israel. You are for a Germany, in which only those who live in peace, which you alone as countrymen define! What do you think which ideology Zionism will prefer, yours or our patriotism?

我们支持一个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和许多其他族群能共处的,拥有和平、自由、正义的德国。我们所支持的德国,能够成为所有国家的榜样,包括土耳其和以色列。而你们(指仇穆者)所想要的德国,只有你们有权定义谁能和平生活。你们觉得犹太复国主义者更欢迎谁的意识形态,你们的还是我们的爱国主义?

英文

A society can develop further in the contest of opinions. The Western world has achieved its scientific breakthrough when it has freed itself from the fetters of the medieval church and has allowed the controversy of controversy. The great philosophers and scholars of German history are free spirits who have made a very valuable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beings. The Islamic world, on the other hand, has already developed this flower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Islam, since Islam was the guarantor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It was only when the Islamic world in the Middle Ages applied the constraints which the Western world had scrapped at that time, Led to the downfall of the Muslim world. A typical example of this downfall is Hezarfen Ahmet Tschelebi (Çelebi), a legendary aviation pioneer of the Ottomans in Istanbul from the 17th century AD. was. He was banished because of his universal knowledge, because the rulers were afraid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7].

中文:

不同观点的竞争可以让社会获得发展。西方社会在摆脱中世纪教堂的束缚后,开始允许观点争议的存在,因此获得了科学的突破。德国的伟大哲学家和学者们是一群精神自由者,他们为人类发展做出了宝贵贡献。伊斯兰世界则在伊斯兰教的创立之初就引入了这一精神——因为伊斯兰就是自由表达的保障。但在中世纪,伊斯兰世界带上了西方世界抛下的枷锁,导致了后来的衰落。这种衰落的典型例子就是Hezarfen Ahmet Tschelebi,一个来自奥斯曼帝国伊斯坦布尔的传奇人物,是探索飞行的先驱。但是他因为所具有的知识被驱逐,因为当时的统治者恐惧自由的表达。

总之,我的体会是,此人思想有很多我不能同意之处(比如他对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反对,对伊朗制度的赞扬——认为那是既伊斯兰又民主的制度),但他绝没有一星半点要消灭异教徒这类极端主义思想。

和真主党有联系?Guilty by association?

秦晖老师还有另一项该清真寺是极端主义的证据——与真主党有染。他说:

“伊玛目礼萨清真寺”据报道与土耳其真主党关系密切。而该党虽与有名的黎巴嫩真主党不是一回事,却也屡有残暴前科,是土耳其确定的“恐怖组织”,欧盟各国基本上也是把土耳其真主党看成恐怖组织的。

这里秦晖老师没有给出资料来源,我上网搜索后,发现的确有一家以色列智库指控该清真寺与黎巴嫩真主党有联系,而不是土耳其真主党。这听起来更符合逻辑,毕竟黎巴嫩真主党是什叶派的,直接受伊朗支持,而德国的什叶派也一般亲伊朗。

https://www.ict.org.il/UserFiles/Williams%20-%20Hezbollah%20in%20Germany.pdf

这家智库叫“国际反恐研究所”,是一家以色列右翼智库(中立智库往往并不简单认定真主党是恐怖组织,因为和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的性质有区别)。他们出了一个报告叫《真主党对德国的威胁》(“Hezbollah’s Threat in Germany: AN UPDATED OVERVIEW OF ITS PRESENCE AND THE GERMAN RESPONSE” ),专门讨论真主党对德国的渗透和德国的对策问题。里面有一段提到里萨清真寺:

图11:

意思是说,里萨清真寺参与了为真主党筹款的操作。这笔筹款给了一个叫“黎巴嫩孤儿”的项目,所谓黎巴嫩孤儿,就是真主党派出的自杀炸弹当了烈士的吉哈德战士遗孤(这一筹款项目后来被德国禁止)。而这个说法的来源是索引41——另一个题为《真主党在德国的筹款组织》的报告。

图12:

我们按图索骥找到该报告

https://issuu.com/ufuq.de/docs/efd_report_1-2009_hezbollah_s_fundraising_organisa

图13:

这个报告称,这是德国内政部2007年2月的说法。好在又有索引。按照索引,这是当时德国内政部接受议会质询时给的答复。德国议会对这类文件有很好的分类和编号,如下图所示的(16/4344)。

图14:

到德国议会网站上下载到了这份报告。这是该说法的原始出处。

http://dipbt.bundestag.de/doc/btd/16/043/1604344.pdf

这个报告回答了议员提出的和真主党在德国活动有关的11个问题。前面说的筹款来自第一个问题:

图15:

这里的德文我们看不懂,但上图可以看到文件号16/4344,以及时间为2007年2月,正与前面报告所称符合。利用谷歌翻译把第一个问题的问答翻成英文,一些模糊之处又请懂德语的朋友进行了指点。

1. Is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ware of the activities of Hezbollah or its related organizations and supporters' associations or their supporters in Germany and, if so, which ones?

According to the security authorities in Germany, there are no similar structures of the “Hizb Allah”. However, around 30 cultural and mosque researchers are known nationwide, in which also regularly meet those persons who can be described as adherents of the organization or as the ideology of “Hizb Allah”.

This group of people consists of both German and Lebanese nationals. Their activities are mainly restricted to attending religious meetings. They also took part in the “Qud demonstration” in Berlin and in the summer of 2006 in various anti-war demonstration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military disputes in Lebanon.

This is an organization which provides national sponsorships for orphans and half-horses in Lebanon and collects corresponding funds. The WKP is associated with the Lebanese “Ashahid Association”. There are indications that this Lebanese organization is linked to the “Hizb Allah”.

中文:

问题:(德国)联邦政府是否知道真主党及相关组织和支持者在德国的活动,如果知道,是哪些组织?

回答:安全部门认为,真主党在德国并没有类似的组织结构。但是我们知道全国有约30所清真寺或伊斯兰文化中心,一些有相关意识形态的人经常在那里碰头。这群人里既有德国人,也有黎巴嫩公民。他们的活动基本限于参加宗教性聚会(周末礼拜之类)。他们也参加“耶路撒冷日示威”(伊朗发起的一个一年一度抗议以色列占领的示威活动,在什叶派中有影响)。2006年夏天,又参加了不少和黎巴嫩军事冲突(当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有关的反战示威。这群人为黎巴嫩孤儿募款,被认为与黎巴嫩“阿哈希德旅”有关系,有证据显示,他们和真主党有关。

根据原始资料后,内政部并没有点名伊玛目里萨清真寺。而只是说全国的“30所清真寺或伊斯兰文化中心”。

当然,伊玛目里萨清真寺作为一所比较大的什叶派清真寺,完全可能包括在内。但按照内政部的说法,这些清真寺与此事有关的地方在于——真主党同情者经常在这里参加宗教仪式而已。毕竟这些人周末去礼拜理所当然。自然,礼拜完了他们可能再商量一会儿自己的那些事情,但这不能直接联系到清真寺去。毕竟他们来清真寺做礼拜又不违法,还能不让进吗?如果能如此判定清真寺直接支援真主党,那如果这些人改到火车站聚会,是不是铁路局就有问题了?

那两个拿这个质询内容说事儿的报告,显然对内容做了微妙加工,给读者造成了本来不该存在的印象。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秦晖老师的“媒体报道”,“紧密联系”所指。如果是,这个证据是不足的,属于典型的Guilty by association。

另外还有一点,不能轻易把任何和真主党有联系的人都看成持有原教旨主义圣战理念的极端分子。因为真主党(还有哈马斯)搞了一些自杀爆炸不假,但和“伊斯兰国”不同的是,他们的行动更有具体的目的性——反对以色列对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占领。这并不属于伊斯兰国这类一般性的要搞“伊斯兰和基督教大决战”的意识形态。对真主党(和哈马斯)有同情和支持的人,完全不必是因为受了什么极端主义理念的洗脑,很可能只是对以色列对黎巴嫩,巴勒斯坦的占领感到气愤罢了。把他们一股脑的归为宗教意义上的“极端”,似有失公允。即便完全解决了宗教极端主义的问题,只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不停止,这类人就会一直存在。

不过现在以色列的一种宣传政策则正是把因为对其占领巴勒斯坦等地区不满而同情哈马斯/真主党这类武装组织的人,一股脑的说成是因为宗教原因极端化的,和伊斯兰国并无区别。他们这样做有显而易见的战略考虑,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判断。

达拉斯萨拉姆清真寺很极端?

除了伊玛目里萨清真寺外,秦晖老师给出了另一所极端派清真寺的照片,如下图:

图16:

从照片上看不出清真寺的名字,好在后面他又给出了德国每日镜报批评达拉斯萨拉姆清真寺有“极端派演讲”的文章截图(下图),从截图上显示的照片看来,秦晖老师前面说的他见到的另一所极端派清真寺正是达拉斯萨拉姆。

图17:

秦晖老师对这张截图内的照片附加了说明:达拉斯萨拉姆清真寺的极端派演讲。 

可是秦晖老师在这里犯了大小不一的若干错误。

1 每日镜报那篇文章的确报道了有(他们认定的)极端分子去该清真寺演讲。但该照片本身并不是表现这一场面的,而只是一张普通的该清真寺聚会地点照片。这本身不是个大问题,但看出秦晖老师引用这一资料不够仔细。其实秦晖老师看到的那张照片下面就有说明,这只是一个“聚会场所”,没说极端派正在演讲。如下图所示,德文说明已被谷歌翻译为英文。

图18:

2 就算请过有极端思想的人来演讲,就说明这是极端清真寺?为何不可以是该清真寺各种人都请过一些,正是一所多元化的清真寺呢?从每日镜报另外一则报道看,事情正是如此。这则报道显示,在另一个活动中,该清真寺请来了同性恋者进行交流。这对稍微保守些的清真寺来说都难以想象。美国人数最多的“美南浸信会”就相当反同。

图19:

根据文章介绍,这属于“交流而互相尊重”的活动系列。文中说: 

“There is a strong rejection,” says Sabri. But he emphasized in his sermons, “one must pay attention to different forms of life.” This is well received by the guests, especially as the fear of homophobic attacks by young Machomuslims is widespread in the LGBTI community.

“的确阻力很大”,清真寺主持伊玛目萨布里说。但是他在布道中强调,“我们必须注意到和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 这受到参加活动的性少数(LGBTI)人士的欢迎,在性少数社区中,一直有被恐同的青年穆斯林男子攻击的恐惧。

所以秦晖老师举例的又一所极端清真寺,其实相当开放。秦晖老师找到了一篇批评他们请过“极端派”教士的文章就觉得证明了自己的观点,其实是某种思维定势的表现。

3 话说回来,每日镜报那篇批评该清真寺请来极端派教士的文章,其中证据真的那么无懈可击吗?并不是。我们再回头看一看。

首先该报道只不过找到了两个例子。而清真寺每周都有活动,找出两个例子进行政审,方法论上存在问题。

而文中对这例子本身的论证也不太严格,文中提到其中一位曾经在一个视频中称赞“圣战”思想家,本拉登精神导师阿卜杜拉.阿扎姆为“英雄”。 这乍一看非常吓人,但稍微搜索一下就知道,那位“圣战”导师早在1989年就被炸死了,而他圣战的对象是侵略阿富汗的苏联。这些人当时可是在西方也被当作英雄看待的。至于接受了他思想的本拉登20多年后对美国发起了攻击,和他有关系,但他没法负直接责任,更不该看到谁称他为英雄就一并归为本拉登一派。

图20:

清真寺选择性张贴四条“移民护身符”?

秦晖老师的另外一条指控是,政府为移民准备了四条“护身符”,但是一些清真寺只选择性贴出两条。他给出了这四条护身符的图片:

图21:

图22:

图23:

图24:

但问题在于,从这几张海报的内容上看,这并不是什么专门的“移民护身符”。首先海报标题是:

60 Jahre Grundgesetz——基本法六十年。

所以这些海报是2009年为庆祝德国基本法(等于宪法)通过60周年而准备的宣传海报。海报下方有一行字:Bezirksamt Neukolln, der Migrationsbeirat。这里面出现了“移民”这个词,但并没有表达“护身符”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该海报的发行部门——纽克伦移民委员会,大概是当地某个移民自治的机构。所以这些海报的目的并不是要专门给移民什么护身符,倒更像是向移民宣传基本法。

而“清真寺选择性贴出海报”的图片秦晖老师文中也有提供:

图25:

从这图上看,的确只贴出了宣传“无歧视”和“教养义务”的两条。当然,我不知道秦晖老师是否仔细检查过其他两张是否贴在别的地方。但就算只贴出两张,似乎也完全不必按照秦晖老师所说做特别负面的理解。

秦晖老师的理解是:

但是,当地的一些清真寺却选择性地只贴出其中的一部分,例如只贴第1、4两条:他们可以“无歧视”地宣传对基督教进行圣战而不受干預,并把“对孩子的照顾和教养是父母天然权利”解释为家长有权强制子女信教。但对强调个人自由,尤其是强调男女平等的两条则不予理会。

秦晖老师看来,贴出第一条的用意是,这帮穆斯林要宣传对基督教圣战,但不许别人对此多嘴多舌,否则就是“歧视”。

我实在想不通为何秦晖老师会这么想。难道最直接的理解不应当是:作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族裔,他们格外受到仇外仇穆势力(比如秦晖老师将其网站误认为是官方“德国之声”的新纳粹党派NPD)的威胁 ,所以他们才贴出这张海报当护身符?德国并未幸免各类仇穆行为 (例如下图),这方面媒体报道不少。清真寺正是这种仇恨针对的中心对象。

图26:

至于贴出教育是义务那张,德国现在有很多仇穆人士认定穆斯林社区在把下一代都洗脑成圣战士,意图不轨。穆斯林社区儿童来清真寺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而德国基本法规定了父母有权教育子女,所以清真寺贴出这一条也是有明确的反歧视用意。但秦晖老师把此事又理解为:

“并把‘对孩子的照顾和教养是父母天然权利’解释为家长有权强制子女信教”。

不知秦晖老师到底有什么根据认定穆斯林社区有如此之理解?只是一个德国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的?有没有其他更加正规的信源?

如果信源真的只是一名市政厅工作人员,再加上前面分析过的秦晖老师(或是那位工作人员)错误认定几所清真寺为“极端”的情况。我斗胆怀疑一下,这位工作人员(或是他的翻译)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看到秦晖先生把很可能是别人为了对抗针对他们的仇恨所采取的自卫措施,理解成公然要鼓吹仇恨,这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既然能把清真寺贴出两张海报理解为要利用宪法搞极端主义,接下去秦晖老师把还有两张没贴认定是做贼心虚也就毫不奇怪了。他评论道:

我问道:这四条是可以这样“有选择地”宣传和实践的吗?没有个人自由和男女平等的体制是否可以在移民中“无歧视”地畅行?

看来,对于穆斯林,非但你说了什么都是有罪的证据,你没说什么,一样能成为证据。

难道就不能是因为清真寺认为有两张海报对于他们对抗仇恨暴力活动特别有针对性所以才贴出的?

我倒不反对“他们没贴什么是否也有微妙之处”这种思考。这可以作为一种线索,但你必须找出证据来充分证明后才能拿出来说事儿。否则对涉及到的人不公平。他们遭受的歧视和仇恨不是凭空产生的,就和其他人对自己的言论不负责任有关。

当然,不负责任的言论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但我们的确应该注意不让自己的言论伤害到他人,有话语权的公共知识分子更是如此。多做些研究,把事情弄准确了再说,是有必要的。

结尾

其实秦晖老师两篇原文还有若干其他问题,比如他指责我对他当时访问清真寺的场景进行“瞎猜”。但我的“瞎猜”完全是因为他在前文中给出了一些很强的结论却没有给任何信源,也完全没提他的“德国朋友”是怎么回事。在这种情况下,别人只能猜测具体场景是怎么回事,秦晖老师反过来指责我在“瞎猜”,是倒置了举证责任。

又比如,秦晖老师承认“消灭基督徒”是他的总结,但他原话是“不择手段的消灭”。这不是什么小事,因为网上广大煽动仇恨的人那一整篇文章认的就是这个结论,他们很遗憾的误解为,秦晖老师的文章为他们的仇恨行为进行了权威背书。

这篇文章中秦晖老师态度有所缓和,他承认自己的总结可能有误,但又(错误的)拿伊玛目里萨清真寺庆祝马赫迪诞辰这一传统宗教节日来做证据,认为这和“消灭基督徒”是一类性质的事情。我这篇文章详细解释了为何这是误解,非常希望秦晖老师能够重新考虑他的观点。

先写这么多,与大家共勉。

欢迎您留言发表高论

欢迎个人用户转发。其他公众号如有意转载请留言

北大飞

微信号:flyingpku

后真相时代的思想游击队员

长按二维码关注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伊朗渗透别国为何屡屡成功?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456-真主党模式 作者:深眸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提到伊朗的地区关系和其所依赖的地区网络,黎巴嫩真主党是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 伊朗、黎巴嫩与 …

世界说:我去了柏林移民聚集区,探访传说中的“极端派清真寺”

世界说 编者按:刚好在中国互联网上舆论激烈讨论是否该接收中东难民之前,著名学者秦晖老师发表系列文章探讨欧洲国家该如何应对本土穆斯林社群的问题。这一话题涉及到宗教伦理与具体的公共政策,甚至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场“白左”与“右愤”价值观的测试。 …

刘波:疑邻盗斧——评秦晖“欧穆问题”论述中的翻译错误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先生近期就欧洲穆斯林问题的论述引发了激烈争议。秦晖先生近期又在公号上发表了两篇文章,即《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的“中”和“下”。批评者曾对该系列的“上”篇逐段进行“事实核查”,发现了许多错误和误导性信息。秦晖先生对于这些 …

秦晖:阳朔历险记

雨中“画廊”,空濛山色 2020年6月初我们一行15人来到阳朔县城南8.5公里处金宝河畔的云舞度假酒店入住。这里地处著名的漓江-遇龙河“十里画廊”风景带,在平时,“水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瑰丽风光极为可观。 遇龙河是漓江的支流,金宝河是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