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国外有哪些神操作 / 反智操作?

by , at 22 August 2020, tags : 口罩 病毒 疫情 Bbc 死亡数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冷哲​ 发表

可能国内的好多人都没听过 “麻疹派对” 是什么?

麻疹派对是一种存在于欧美的民间的,反智,反疫苗的野蛮行为,大概就是说,没有得过麻疹的人群,邀请麻疹感染者和自己的小孩一起玩耍,以此来让自己孩子也感染麻疹,从而产生相关抗体。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是去年大概这个时候,当时纽约麻疹疫情面临着 20 年以来的最大爆发,当时我第一次听到麻疹派对这个事情,我都惊了,我说这种年代,这种事情,感觉就跟野蛮人一样,连牛痘那会的技术都不如。

而这些家长的心态是什么呢?他们认为,疫苗比疾病还可怕。真的,在美国这种反智的行为我也没法理解,就是当他们脑残了吧。那么这次新冠病毒,在欧美有开始悄悄的流行起了 “新冠派对”,这是为什么?这帮人疯了吗?

然后我还真的找到了一些解释。

德国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 · 德罗斯滕,近日在北德广播 NDR 的播客访谈,其中就提到了这个问题:

**主持人:**我现在已经从一些听众和同事那里听到了一种观点:“好吧,如果我们想获得群体免疫力的话,不如赶紧接触病毒并且得一次吧,那不是大家就都有抗体了吗?” 您怎么评价这种声音呢?从卫生系统的角度来看这个想法当然不好。那么从每个患者的个体角度来看,这是明智的考虑吗? **克里斯蒂安 · 德罗斯滕:**从健康青壮年人的角度来看,我必须承认这是可供考虑的一种选项。但是我们绝对不应该那样做。如果我们都开始麻疹聚会,那么我们的现代社会就宣告失败了,我们也就不用在这里研究和讨论疫情了——到那时我们就进入到一个自私的利己主义者社会了。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干,我们的医疗系统会瞬间被利己主义者给摧毁。

听到这里,我身上都打了寒颤,在我们距离病毒有多远躲多远的时候,欧美群体竟然还在尝试以身试毒这种方式,感觉整个人类都回到了茹毛饮血的时代。

我忽然觉得,欧美国家这种大规模的疫情爆发,不光是政府的问题,这种潜在的脑残行为起到了类似于韩国邪教的传播方式,而且可能会更可怕,因为这种主动的,隐蔽的,感染行为让你无法预测,无法监控。太可怕了,让人不寒而栗。

科学的最大敌人就是,白痴。

在补充 2 条新的,我都笑喷水了

快被美国和法国的这 2 个骚操作笑死了。

知乎用户 简江 发表

要说欧美人士 “反对戴口罩” 排名第一,恐怕没有什么可以排名第二。

在过去的三周里,我大概看了三十多篇研究口罩是否能减少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譬如 SARS、流感)的论文,大部分是英文的,还有发在权威期刊上,譬如 JAMA,如果之后有时间,我会把关键内容整理一下。

如果单纯依据这些论文,一个相对客观的说法是:

1. 缺乏口罩对减少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感染率的充足证据(✔️)

” 方形口罩作用不大 “同样也不符合实际研究结论

这是一个相对准确,但是没有意义的说法。但我如果换一种说法,逻辑上也是成立的。

2. 缺乏足够的证据证明,口罩对减少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感染率没有帮助(✔️)

上面 1、2 两种说法都对,也都没用,属于” 正确的废话 “。

虽然这两句话都是废话,但逻辑上能证明下面这句话是不负责任的谣言:

口罩对减少普通人感染没有帮助(❌)

无论欧美的专家、媒体,或者像美国 CDC 或者 WHO 之类的公信力机构,反复强调”健康人不需要戴口罩 “之后,就很容易形成一种公众误解,即” 日常生活中,口罩对保护健康人没有作用“。

这点非常可怕……

不仅让公众忽视这种低成本高性价比防疫手段的意义,而且对使用口罩人的人,实质上造成了歧视甚至敌对,这样在疫情器推广使用口罩就更加困难。

西方人这么肯定的说法,会让人误以为,甚至让专业人士误以为,一定有充足的证据证实口罩无用,西方的专家和权威医疗机构才会如此众口一词,甚至国内有很多专业人士,也会听信这些” 权威 “说法,向公众散步不负责任的谣言。事实真的是这样么?并不是!

我先找到了 2013 年,2017 年的两篇荟萃研究,所谓荟萃研究,就是在查阅了大量相关论文基础上,给出一个总结性结论。然后我又阅读了荟萃研究引用列表里几乎每篇相关论文。结论是:他们并没有充分研究过,也没法得出确定性结论

几乎每个一开始企图认认真真进行的研究,过后都会发现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导致结论可能不准确。很多研究人员在抱怨样本不够(没人给足够经费研究这个)、被试人员依从性不好(就是没法保证被测人员乖乖听话让干啥干啥),甚至还在论文里写到,被测人员使用口罩不够积极,抱怨因为戴口罩被歧视(社会文化压力导致缺乏依从性)。

所以如果你去深究那些没法得出” 有用 “结论的论文,都是有各种各样的硬伤。硬伤到论文作者自己都心虚,在末了 Discussion 那段絮絮叨叨的解释半天。

没有一篇论文能够给出明确可信的结论:口罩对预防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没有帮助。

我们完全有理由猜测,西方人其实对口罩是否有用这个话题没那么多兴趣,加上文化习俗上把戴口罩的当病人,所以很少人会资助研究,即便有学者愿意研究,也会遇到各种障碍,大规模的研究更加不可能。

与之相反,自非典开始,源自于国内的研究,基本都能支持 “口罩有用” 的结论。而且从数据上也能给出 N95 > 外科口罩>多层纱布口罩>不戴口罩的合理确定结果。因为我们从文化上对戴口罩这种行为本身并无负面看法。最多是觉得不舒服、麻烦,懒得戴。

新冠以来,我觉得我们疾控机构做得最优秀的一点就是:流行病学调查做得非常细致。这一点在 WHO 的报告里也有专门提到。所以我们得到了大量的可供研究的一手案例。比方

@冷哲

讲的这个案例:

[冷哲:密闭的公共交通可能存在新冠病毒的远距离气溶胶传播​zhuanlan.zhihu.com

](https://zhuanlan.zhihu.com/p/112004442)

越来越多的流行病学调查,也能够证实,在现实场景里,遇到新冠这种高传播性疫情,戴口罩和不戴口罩,在被感染可能性方面存在显著差异。

所以在 WHO 和中国的联合报告里,WHO 采用了更加谨慎的说法:

源自世卫组织 - 中国有关武汉新冠疫情的联合调查报告

由于中国大量流行病调查案例的存在,预期在这次疫情之后,很有可能有可信研究,会为口罩 “平反”。

美国 CDC 的建议还有个非常大的逻辑漏洞,CDC 认为 “照顾病人的人” 应该戴口罩。而健康人士不用,我们现在都知道新冠有潜伏期,甚至大部分传染,是在潜伏期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不然武汉也不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病例。

你怎么知道你对面的那个人没感染新冠?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而这时候传播已经发生了。

在近乎所有的西方研究中,都只研究了小比例使用口罩的情况。他们对大规模使用口罩完全没有经验,也没有相关研究和数据。

在公众疫情中,30%、50%、70%、90% 的人戴口罩,对 R0 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他们并没研究过。

我们假设全体戴口罩,能够让 R0 降低 20%——这个作用看起来并不大,80% 的人依旧会被感染,只有 20% 的人因为口罩得以幸免。假设病毒平均每 5 天传播一次。在 30 天的疫情流行期,戴口罩可以让被感染者减少 0.8^5,也就是原来的 32.8%,2/3 的人得以幸免。原本会感染 100 个人,现在只感染了 33 个。难道这个结果还不够可观?

西方学者还没提及另外一个关键性问题:口罩可以减少人直接触摸口鼻。

我们都知道接触传播是感染新冠的主要途径之一,西方学者也完全承认这点。那么感染的具体路径是什么?是经由手,到口鼻眼。

大部分人手接触口鼻的概率远高于眼。如果长时间戴口罩,无意接触口鼻的概率自然大幅降低。

我猜测这就是国内研究发现 12 层纱布口罩对减少 SARS 感染也有明显作用的主要原因。虽然 12 层纱布口罩对小飞沫和气溶胶的综合阻隔效率可能连 40% 都不到。

戴口罩、不摸脸、勤洗手、不共餐。

西方媒体和疾控机构现在只是让大家勤洗手。

对于他们来说,宣传不需要戴口罩是阻力最小的选择。符合习俗、政治正确、也符合口罩短缺的社会现状。

但是我们就看到了整个欧洲感染者数字迅速飞起来了。

我也看到一些留言,说国外没法完全” 照抄国内作业 “的原因是,国外没法执行阻止人员流动的严厉隔离措施。

即便是最早” 封城 “的韩国,隔离措施也没中国严厉。日本压根就没限制人员流动。两个国家的数字,从目前看都是乐观的。

韩国人非常积极的戴上了口罩。

日本人虽然并非人人都戴口罩,依旧是大部分人戴,而且日本人卫生习惯非常好,天然分餐。这在相当大程度上减少了透过饮食传染,以及家庭内部传染的可能性。

而欧美,官方和专业认识依旧只宣传多洗小手手。

令人稍感宽慰的是,意大利已经有人开始意识到,口罩可能是有用的。

希望他们早日意识到戴口罩有多重要。

知乎用户 PeterLee 龍羿學長​ 发表

泻药。

为响应政府号召,越南网民用朗朗上口的歌曲和舞蹈,传达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勤洗手的必要性。这个防疫舞蹈在短视频平台 TikTok 上掀起了模仿跟拍的热潮,相关视频的观看次数早已超过 300W + 次。

该段视频使用了歌手艾力克和明的流行歌曲《嫉妒》中的旋律,通过歌词向民众宣传 “勤洗手” 的重要性。还提供了预防病毒感染的建议,比如洗手时要“均匀地搓搓搓搓搓”,还要减少“去人群聚集的地方” …

歌词大意:⬇️⬇️

排好队,向前走,
做什么?去洗手。
小肥皂,擦擦手;
自来水,冲冲手;
小毛巾,揩揩手。
小手洗得真干净,
我们大家拍拍手!!

越南应对疫情的妙招

⚠️⚠️「该视频来源于网络,作者及出处均不详!!」

知乎用户 jinchen 发表

前面欧美国家领导人才有各种口罩观点,现在就变真香了。

至于这位

知乎用户 黄米果 发表

我前段时间在越南,被这首歌洗脑了。于是。。。就自己填中文词把它唱了出来。

希望大家喜欢哟~

越南抗疫洗手歌中文版~~~

想了解更多我的自由职业旅程?

关注知乎黄米果自由职业专栏:https://zhuanlan.zhihu.com/c_12

知乎用户 尿性 发表

来自于 qq 空间的图

知乎用户 西蒙搬运 发表

@西蒙搬运,2020.05.19

今天西方媒体涉及中国的的头条新闻有两条:一是世界各国关于疫情的连线会议,批评 WHO 的同时又谴责中国,中国在会议上表示的 20 亿援助措施直接被选择性忽视;二是方方日记又被拿出来说一通,顺便给出版社打个广告(能让西方一线媒体给自己的书打广告的人可不是很多)。这两个题目之前都写过了,不用看都知道西方媒体的态度和写法,因此今天直接转战娱乐板块——

大家都知道,少数的足球联赛已经重新开始,但基本都是 “Ghost Play”,也就是看台上是没有观众的。那怎么保证现场的气氛呢?韩国首尔 FC 队在主场来了一波神操作:用成人玩偶娃娃在看台上充当观众……

显然,这样的做法不太合适,很快俱乐部的负责人就公开道歉,但称看台上放的只是 “高级人形模特”。不过这样的做法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关注,也算是给疫情期间长期无球可看的球迷们强行加了点戏。

本文讲了俱乐部的操作和之后道歉的全过程,全文来自 BBC News,没有删节,翻译来自西蒙,转载请注明 “西蒙搬运”。

Coronavirus football: FC Seoul apologize for ‘sex dolls’ in stands

疫情中的足球赛:首尔 FC 为看台上的充气娃娃道歉

It is a challenge for sports leagues across the world - if play can only resume in empty stadiums, how can the atmosphere be improved?

这个问题对全世界的体育联盟都是一个挑战——如果比赛只能在没有观众的体育场进行,如何才能提升比赛气氛?

However, not many clubs will be rushing to follow the example of FC Seoul.

然而,绝不会有很多俱乐部急于效仿首尔 FC 的做法。

The top-flight South Korean side has apologised after fans accused them of using sex dolls in the stands.

在球迷指责韩国队在看台上使用成人玩偶后充当观众后,这个韩国顶级足球队伍表示了道歉。

FC Seoul insisted they were “premium mannequins” rather than sex dolls - but did admit they came from a supplier that produces sex toys.

首尔 FC 坚称,它们是 “高级人形模特”,而不是成人玩偶——但承认它们来自一家生产成人玩具的供应商。

And some of the dolls were holding signs advertising x-rated websites - despite pornography being banned in South Korea.

尽管成人作品在韩国是被禁止的,但其中一些玩偶还是举着成人网站的广告。

The mannequins’manufacturer told the BBC they had apologised to FC Seoul. But they also reiterated that the dolls were merely"premium mannequins".

人体模型的制造商告诉 BBC,他们已经向首尔 FC 道歉。但他们也重申,这些娃娃只是 “高级人形模特”。

What happened at the match?

比赛中发生了什么?

On Sunday, FC Seoul played their first home match of the K League season. The ground was empty - one of many measures designed to prevent a Covid-19 outbreak.

周日,首尔 FC 队进行了 K 联赛本赛季他们的首场主场比赛。看台是空的——这是预防 Covid-19 疫情的众多措施之一。

So before the match, a company called Dalcom offered to fill some of the empty seats, and the club agreed.

因此在比赛之前,一家叫 Dalcom 的公司称可以把看台的一些空座位填满,俱乐部就答应了。

In total, there were 30 mannequins - 28 of them female, and two of them male.

看台上总共有 30 个模型——28 个女性模型,2 个男性模型。

However, fans watching online noticed that some of the mannequins looked more like sex dolls - and some were advertising x-rated websites - leading to the club apologising on Instagram and Facebook.

但是球迷在线上观看比赛时发现,其中一些模型很像成人玩偶——有些还打着成人网站的广告,这导致俱乐部在 Ins 和脸书上都发表了道歉。

Dalcom said the adverts came from a sex toy company who placed orders with Dalcom, and wanted to take pictures of the mannequins before the game.

Dalcom 公司说广告中成人玩具公司是 Dalcom 的客户,他们希望在比赛前拍些模型的照片。

“They were supposed to take all the logos down before the game started,” Dalcom director Cho Young-june told the BBC. “But there were several hairbands and logos left to be caught by public eye.”

“他们应该在比赛前就把所有标志摘掉,”Dalcom 的总裁 Cho Young-june 告诉 BBC。“但是有些发带和标志没有摘掉,并被观众看到了。”

图片来自 BBC 原文:这是韩国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图片摄自二月的亚冠联赛期间

FC Seoul official Lee Ji-hoon told the BBC it didn’t do a background check on Dalcom, and didn’t realise they worked in the sex industry.

首尔 FC 的官员 Lee Ji-hoon 告诉 BBC,他们没有对 Dalcom 做背景审核,也不知道他们的业务涉及成人产业。

Mr Lee admitted he thought the dolls looked “very human” - but said it didn’t even enter his mind that they could be sex toys.

Lee 先生承认他认为这些娃娃看起来 “很像真人”,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它们可能是成人玩具。

When did football resume in South Korea? The 2020 K League season was supposed to begin in February but was delayed because of the virus outbreak.

韩国足球联赛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2020 年的 K 联赛本应在 2 月开始,但由于病毒爆发而推迟。

But South Korea’s success in fighting the virus allowed football to resume sooner than almost everywhere else.

但是韩国在对抗新冠病毒上的成功,使得足球联赛恢复地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快。

And, when the season began on 8 May, the K League was one of the few places for sports fans to get their fix - leading to increased global attention.

而且,当新赛季于 5 月 8 日开始时,K 联赛是世界上少数重新开始的球赛之一——这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The opening match - Jeonbuk Motors versus Suwon Bluewings - was even streamed live by the BBC.

开幕赛由全北现代对阵水原三星,甚至 BBC 都对其进行了现场直播。

As well as empty stands, handshakes are banned, and coaches have to wear facemasks.

看台上没有观众,握手被禁止,教练也必须戴口罩。

“Excessive spitting or blowing of the nose is prohibited and players should refrain from close conversations,” said a K League official before the first match.

K 联赛的一名官员在首场比赛前表示:“禁止球员过分吐痰或擤鼻涕,球员也应避免近距离的交谈。”

Which other football leagues have resumed?

还有哪些足球联赛恢复了比赛呢?

The Bundesliga in Germany resumed at the weekend, but, like South Korea, with no fans present.

德甲在周末也开幕了,像韩国一样,现场也没有观众。

The Premier League in England has a tentative return date of 12 June - but there is a “growing feeling” this will need to be pushed back.

英超联赛也可能在 6 月 12 日回归,但是有 “增长的预感” 这个时间会被推迟。

Other leagues, such as France’s Ligue 1, have cancelled their season entirely.

其他联赛比如法甲,已经取消了整个赛季。

知乎用户 见青山 发表

泰国的一位父亲为了防止儿子出去乱跑采取了非常硬核的手段 堪称神操作了

知乎用户 杀猪狂 发表

没发现有這种操作。

关于口罩,具有病毒防护能力的 N95 太少,除非国家人口少,而且就是 N95 口罩主要生产基地,那倒可以来个全民 N95,其他国家不需要妄想用這个方法抵抗疫情,良好的卫生习惯更重要。除了全民 N95 的台湾以外,没有任何国家的抗疫效果有证据和口罩有关。

关于北欧国家的自然免疫,也不能说是错,因为這个病毒真不是什么高毒性大威力病毒,没有任何根据欧美流行的是高毒性毒株,相反大量证据表明,欧美流行的病毒毒性不高,而且还在持续减弱,欧美发病率高与病毒是东南亚大陆地区古老病毒变异有关,欧美人不具备或只有数量很小的人具有抵抗这种病毒的抗原遗传,所以发病率高,但病毒并未表现出有高毒性,相反这病毒的毒性表现很低。证据是欧美死亡感染者基本都在 70 岁以上,基本都有长期的基础病,并未有大量青壮年感染死亡病例,而這个病毒最初在武汉爆发时是有大量青壮年甚至儿童病死的,也就是最初爆发时病毒的毒性更高。这也符合病毒传播规律,高毒性的毒株使感染者迅速发展成重症,也就难以不被察觉的传播,最终要么随着感染者的死亡同归于尽,要么就是感染者痊愈被杀灭了,真正能扩散出去的反而是毒性不强烈,至少在青壮年身上症状不明显的相对毒性低的毒株。

美国最新的国民死亡率数据也能证实病毒是低毒性这一点,美国在病毒开始爆发的 3 月 4 月 5 月,国民死亡率超过去年同期水准,平均 1 个月多死了 2 万人,而 6 月 7 月则死亡数大幅低于往年水准,而且疫情期间往年的其他疾病死亡数全都在下降,包括 3 月 4 月 5 月什么感冒和其他慢性病的死亡数都在暴跌。这说明了病毒致死的人,基本就都是有基础病和其他疾病的老年人,因为感染了这种病毒,所以死亡的原因也就归咎于了這种病毒,而即使没有這种病毒,大部分病毒致死者实际也因他们自身的疾病快走到末期了,病毒只是加速推了他们一把而已,所以 5 月以后,美国的国民死亡数反而大幅下降了,每月少死了 2 万,因为大量原本应该在 5 月以后去世的人被病毒提前在 345 月终结了,病毒并未对生命处于旺盛期的人群造成生命威胁,这是典型的低毒性表现,這样个趋势,到年底计算全年死亡总数,恐怕美国人口的全年死亡数根本不会升高,搞不好因交通管制封城导致交通事故减少,美国人口全年死亡数会比往年还低!!!

所以北欧一些国家的自然免疫策略到底是啥效果,还是要等到年底出了全年死亡数据后才能确定,看看是否导致了全年死亡数的扩大,如果扩大是扩大了多少???而且搞不好没扩大,那就是成功,因为经济生活正常,如果没有多死亡国民或只有少量的多死亡,那肯定是成功的。

知乎用户 一路前行 发表

这个弱智问题居然上热搜,难道没常识么?对病毒传播方式了解这么片面

知乎用户 菩提 发表

比如,口罩库存都算错的美国官员?

最近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

亲身示范告诉了全世界

美国人是真的不会算数!

近来肺炎肆虐

国内疫情稳定了,但国外形式愈发严峻

身为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

竟然连口罩库存都能算错

这搁中国,得被网友喷成筛子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消息,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在 3 月 4 日专门为一个数字做出澄清:

如果新冠爆发,那么美国口罩的库存仅能满足大约 1% 专业医护人员需求,而这个数据之前被说成了 10%。

美呆这算数能力直逼中国小学生。

要不然每年全球数学竞标赛,网友也不会傻傻分不清那个是中国队了,反正得奖 123 名的都是华人。

这是美国队

这是中国队

这是加拿大队

所以,当参议员在听证会上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全面爆发,医护人员所需要的口罩现在有百分之几?

卡德莱茨先生是这样计算的:

如果疫情变得严重,我们将需要 35 亿个 N95 口罩,我们目前的储备为 3500 万个。

所以大概是 10%。

3500 万 / 35 亿 = 10%?

but,参议员没有提出任何意义

到这里,两人都算错了。

听证会结束后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才反应过来,美国储备中约有 1200 万个 N95 口罩及 3000 万个外科口罩,仅为爆发时期需求量的 1.2%。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计划未来 18 个月中购买 5 亿个 N95 口罩及外科口罩。

3500 万 / 35 亿 = 1.2%?

而且 N95 只有 1200 万,1200 万 / 35 亿 = 1.2%?

我疑惑的掏出了计算器

0.34%!

所以,澄清后的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依然发布了错误的数据。

面对疫情,你们真的那么不 care 么?

一个国家的卫生部,没一个能算数的。

难怪俞洪敏吐槽美国人的算数相当于白痴水平

这个时候好想拿出这道经典题让美呆算算:

三个人外出旅行去住店,要三十块钱,他们三个人每个人出了 10 块钱!老板说今天凑巧打折,只要 25 块钱,于是叫伙计退 5 块钱给他们三个.伙计觉得 5 块钱三个人没法平分,就悄悄拿了 2 块钱藏了起来,给了那三个人每人 1 块。

这样算来的话,那三个人每人出了 10-1=9 块,那么三个人总共出了 3*9=27 块,加上伙计贪污的那 2 块,是 29 块,可是他们三个人出的是 30 块,那么请问:那 1 块钱哪儿去了?

事实证明,美国人的算数是真不咋样(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那么说到口罩问题,疫情还没结束,隔离还得继续,口罩依然是上班 的保命神器。

记得戴好口罩!

本文首发公众号: 蓝瓶子 er

如果把身体装进瓶子里,那就把思维放进海里。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日本才是最骚的

电影免费看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美国现在的疫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知乎用户 chenqin​ 发表 两个多月前,1 月 27 日,计算各地区中国疫情。 今天,4 月 5 日,用同样的方法计算美国疫情。 美国有一个优点,他公布的数据特别完整。比如之前我计算中国疫情时用到的人口流动数据,实际上是运营商信令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