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木白|今天,上海的魔幻又被刷新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标题:**今天,上海的魔幻又被刷新
**作者:**山中木白
**发表日期:**2022.5.8
**发现被 404 日期:**2022.5.9
来源:微信公众号“山中木白”
主题归类:上海疫情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今天的事情,先从一则正能量说起,毕竟这个是主流,就像电影这玩意,主旋律一定要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image

说的是一个苏州的13岁男孩,因为上海疫情,父母均被封锁在上海,他只能一个人在家独自呆了66天。小伙子很坚强,一个人在家上网课,还把宠物猫宠物狗都照顾的好好的。

怎么说,13岁的孩子,首先这个独立能力是值得认可的,很多媒体也将传播元素定位在这个独立自主的优秀层面上。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一个未成年小孩单独在家没人管,其他亲戚,邻居,社区,当地警察等等都不管的吗?

在这位网友的评论下面,也有人认为网友太矫情,留守儿童那么多,很多比这个年龄小的不都这样自己在家照顾自己。

但也有人认为,这个与留守儿童的性质不同,这里有个主观意愿与被动意愿,当政负因传染病法隔离禁锢居民自由的时候,是要做好善后工作的。

就好比下面这个网友说,有没有自理能力是一回事,万一出了事,譬如触电之类的危险,那最终谁负责?

法律上,未成年保护法中规定单独留下14岁以下的独自在家是犯法的,没出事的时候不要紧,出了事情父母一定会受到法律惩罚!

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一件危险的事;

也有网友认为,与自理能力,不害怕,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不值得宣扬。

不知道各位怎么看?

我关注的只有一点,万一出了事政负会怎么对待?

第二个事,其实挺可怕的,从一个小区的通知群上,我们可以看到上面说:“目前疫情形势和政策变化很大,根据最新通知,一栋楼只要出现一例阳性,整栋楼会被转移进行隔离!希望大家尽量停止团购、禁止离开楼栋、坚持在家足不出户!”

有渐冻人也被拉走,有87岁老太肝癌,有2岁孩子的家庭不去被撬锁;

现场的视频截图,说是不能动的渐冻人;

还有这种情况的,

这个事,今天在网上讨论的特别激烈,

有医院的盆友打电话说,是新政策,一人感染,全楼转运。

宠物也成了问题,询问志愿者,是不允许被带去酒店的。

更重要的是,从一个录音中,可以听到,现在街道要入室消杀;

录音现在虽然没有了,不过有朋友做了总结。

反向询问领导们,你们的家可以随意让陌生人进来,交出钥匙离开吗?

宠物,也会被例行处理吗?

目前,这个一系列的加码,并没有看到明确的官方通报,

能看到的只有一张张,打赢大上海保卫战的告知书;

很多地方又开始静默了;

期待早日解封;

不过,令人意味深长的是,在今天的官媒上,可以看到,

上海卫健委是反对搞一刀切的,坚持科学流调管控。

这种自相矛盾的事情不是一次了!

5月7日才通知全市本轮核酸检测是最后一次;

结果到了5月8日,又开始新一轮!

新的14天,一直在不停循环!

很多人已经佛系了!

这则聊天还是蛮让人触动的,说实话,经历这次后,我如此切身的体会到人类永远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哪有感同身受,必须挨过鞭子才知道!

爱咋咋地吧!

这种心态,我不知道多少人有!

总之我本人真的就是这种心态。

当下,不再去关注何时是个头!

未来,也不关心更大的风雨波动。

那句古语说得好,哀莫大于心死!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西安又出了魔幻事件

以下文章来源于观人随笔 ,作者顾意 [观人随笔 看不尽的人烟,听不尽的人言,道不尽的人间。](#) 马雪娥,大概是2022年的第一个网络红人了吧(也可能是两个)。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这三张图片,我下意识的反应,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仅是字面 …

中国“哭墙”:李文亮微博下的90万条留言

【编者按】:端传媒整理、分析了李文亮最后一条微博下方从2月1日到4月17日的732370条一级留言,报导中引用的部分留言经过编辑。 “我做了一个梦。2019年12月5日你在广州塔,我梦到我回到那一天,在你拍照的位置等你,想告诉你保护好自己, …

西安盒马被查处,因放未清洗鸡蛋等,网友却一边倒力挺盒马…

三言财经消息,据 “西安市场监管”消息,近期,西安市市场监管局围绕全市疫情防控工作,严厉打击借疫情之机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以次充好、兜售假冒伪劣商品、虚假宣传及计量器具违法等扰乱市场秩序行为,查办了一批违法案件。 其中,西安盒马网络科技有限 …

西安,歌唱得太早了

对疫情的应对,成为一项复杂的社会工程。 去年(2021)成都出现过两次疫情,每次被封禁的小区解禁后,都有大型合唱。唱歌庆祝,最早起源于武汉,后来各地都有;最早是小区居民自发,后来发展为一种策划。 最终,这种庆祝演变成一场奇怪的荒诞秀,包括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