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筱赟到底做了什么?你听了不要吃惊!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一段视频,很经典的,如果你以前没看过,可以先欣赏一下:

日前周筱赟的律师会见被拒绝。再欣赏这段为周筱赟贾祸的视频。

法律是柄双刃剑,对他人不公,就是对自己不公。 

1

周筱赟这事,我已经讲了三次了,这是第四次。前三次包括两篇长帖,和给盘锦老大写过一次公开信(网址链接见文末),中间还跟朋友打过一次赌。

关到一个月的时候,我打赌说他三天内会放出来。这当然是闹着玩的,我在盘锦官场共同体里面又没线人,哪里知道他们要把他关到什么时候。

我打算这是最后一次,再也不说了,无论他们放不放,我都不说了。

因为我越来越觉得这事有点敏感。我摸不到盘锦的底线在哪里。如果从上面那段视频看,他们分明设定了自外于法律的特权,自设了法律特区,不服不行。

而周筱赟是前些年网络揭黑时代最有代表性,最有成就的人物,不用说,他的每一个“成就”,就代表结交了一窝“仇人”。

那不是一般的仇人,那都是因为周筱赟的网络举报而失去过官位,失去过巨额财产的人物。换言之,不知道有多少人随时都在找机会报复他。我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2

周筱斌到底在盘锦做了什么?我先说了你可能懒得往后看了,因为一句话就可以说完。

去年,周筱赟受聘滕若寒母亲的代理律师。周筱赟代为起草了滕母遭受非法待遇的控诉书。滕若寒将控告书投给辽宁有关当局,部分内容在他的新浪微博上发了。

——上面一段话中间那个句号前面的十来个字,就是周筱赟在盘锦的犯罪事实。

对照盘锦警方的“通报”,就可以证明谁在违法——

“近日,盘锦公安机关在办理滕某荣涉恶犯罪集团案件中,发现滕某荣之子滕某寒与律师聂某、周某赟共同策划,由聂某提供素材、滕某寒提供报酬给周某赟,由周某赟在境内外互联网上发布散播编造的虚假信息,三人的行为均已……涉嫌寻衅滋事罪。”

警情通报“不够慎重”,第一句就“让自己依法失去了管辖权”。

3

头一句, “近日,盘锦公安机关在办理滕某荣涉恶犯罪集团案件中,发现……”盘锦警方就把自己装进违法的套子里了。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属地警方不能逮捕自己正在办理的案件的被告的律师。没有管辖权。

也就是说,即便周筱赟有违法,也不应该是盘锦警方来捕他。

那么,盘锦警方为什么要明知故犯呢?这可不是我回答得了的问题。

还有一个奇怪的问题:周筱赟为滕若寒起草控告书,和滕若寒投递、上网,都是去年的事情,为何盘锦警方“近日”才发现自己被“寻衅滋事”了呢?

这个问题我可以提供一个参考的答案。那便是,滕若寒父母的案子,去年审过一次,没有宣判,“近日”预备再开庭,而开庭之前,盘锦警方先于6月抓了被告家属滕若寒,7月,抓了被告的律师聂某和周筱赟。

滕若寒父母的案子如何,暂且不论。但周筱赟律师和聂律师的“犯罪事实”,就是如此简单明白。

4

我们继续逐句领会盘警的通报。

“滕某荣之子滕某寒与律师聂某、周某赟共同策划,由聂某提供素材、滕某寒提供报酬给周某赟……”

这就是说,控告书的内容是聂律师提供的,控告书是周筱赟起草的并收了报酬的。

写控告书当然需要素材,律师和律师之间当然要“共同策划”(讨论)。聂律师先于周筱赟就是滕家的律师,周筱赟是后接手的,所以由聂某“提供素材”。

至于滕若寒“提供报酬”了,那我就放心了,说明周筱赟脑子没病,没有自带干粮去关外学雷锋。至于收费是多是少,规范不规范,律协有纪律,警方管不着的。

那么,谁知道盘锦警方要做什么呢?

5

这一句是重点:“……由周某赟在境内外互联网上发布散播编造的虚假信息”。

可是,无论控告书的内容是不是“虚假信息”,事实是周筱赟“没有在境内外互联网上发布散播”。

盘锦警方语文不好,在网上“发布”,就是“散播”,加在一起并不增加文字效力,更不增加法律效力。互联网并不分“境内外”,它叫国际互联网。至于实际上有“墙内外”之分,那不是法律术语,警方法律语言要严谨。

其实,我在一多月前第一次看到盘锦警方的通报,就不相信这个情节。后来访问了许多人,确认这是盘锦警方在“编造”并且“发布散播”周筱赟的谣言。

本来,就算周筱赟“发布散播”了控告书,也不犯法,但按律师管理规定,可能是不准律师公开发布的。也就说,就算是周筱赟发的,也轮不到盘锦警方来抓人。

周筱赟是从网络举报的危险地带走过来的,他不是一般的谨慎,而是过余谨慎,他犯不着费劲去拿了律师证,然后又去犯律协的规定。

至于控告书是不是“虚假信息”,或者说聂律师“提供”的是否是“虚假信息”,周筱赟是否不加辨别就写上了,那正是需要在法庭上辩论的,你先把人抓了怎么辩?

6

由此看来,盘锦警方抓滕案的两位律师,可谓横下一条心,割断一条筋,看不出他们想过抓了以后接下来怎么办没有。

抓进去后,又出现了两个非正常情况。一是这周聂两位律师的律师去探视的艰难(以各种不成立的理由拒绝),二是坚持不准保释(明显依法符合保释条件)。这么看来,他们更在乎的是抓人,其它方面考虑的比较少。

从7月29日盘锦把周筱赟从广州带走,到今天(9月13日),已经关了45天了(有关拒绝探视和拒绝保释的情况,请参见公共媒体)。

9月13日(昨天),另一位“注射过疫苗”的律师会见了周筱赟,称周筱赟还没有被弄服——他仍然不认为自己有罪。 

7

多年前,我知道他一些事迹,在他这些被抓之前,我差不多把他忘了。我感觉他不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而我也没有和他有深交。

前面提到过,我相信周筱赟的价值,和他给这个时代留下的东西,他掀起了,也终结了中国网络实名公益揭黑史,这是很不简单的,有心的朋友可以在周筱赟百度词条下看看,那不是全部,但已经很不错了。

他对高医生的情义令我感动。当时他那么年轻,他还是学生就在关注高医生的事业,他的职业生涯是从帮助高医生出书开始的。我受赠过他编辑的高医生的书,借此机会向他表示感谢。

他为高医生写过那么多文字,这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是不赚钱的事情。

想到这些,我觉得为他写几个帖子,讲清楚一些事实,让人们看到他到底做些什么而被盘锦警方盘进去局子,我觉得是应该的。我们为什么不讲一讲呢,要是高医生知道了周筱赟今天住在哪里,她还不哭成什么样!

我并不是胆子大,我也有点害怕。但根据盘锦警方的通报,和我对多位律师朋友的访问,我还是有信心讲一下这些简单事实的。

我的话就是这些。如果盘锦打定主意,逮进去就必须搞出事情来,那是他们的事情。

8

一个多月来,在为周筱赟呼吁这件事情上,我发现我略显孤单。我感觉一个原因是,见周筱赟在他的公号自我简介里,有点故意“为自己增光”。我想讲一下这个。

一是他写了他是南方周末记者,而他实际上只是做过南方周末名下的一个杂志的记者,这是有区别的。二是他还写了他是南方都市报首席编辑,首席不首席又怎么样呢,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标注这个。

可怜的朋友你为什么不标注你曾经为高医生做过的事情,为什么标注你曾经和一个出生于1922年的老头讨论女权并写过九千字的长文。这些就少有人知道了。

他只觉得为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工作过才是值得标注的事迹。

这可能显示了周筱赟性格的某种弱点或缺点。就像他在2011年开始实名举报以口罩墨镜遮面一样,我当时就觉得这有必要吗,你戴上到底是为了引人注意还是让人不注意呢。

也许这未尝不可以理解为走夜路唱歌给自己壮胆。但他有时候可能唱得大声了一点。当然,这是我的此刻临时想到的,完全可能不对。

此外,周筱赟是葛剑雄的博士这事可能多半是我说出来的。那是我回忆大地震那年在成都聊天,他提到过,但他一直没有在网络上标注他有博士身份。我查到微信读书上有一本他和葛剑雄共同署名的历史书,他也不提。

我觉得他可能没有读完,就投身社会,赶那趟现在看起来,堪称火热的好时光去了。如果真是这样,对他来讲,那是做得对。(2021/9/14)

(注:题图来自网络,特别致谢作者。)

如果你以前不了解周筱赟案,建议你看看前几篇有关他的帖子——

何三畏 | 剑胆琴心周筱赟

何三畏 | 我愿在盘锦做一个法盲

何三畏 | 我为盘锦市委书记支一招

周筱赟确实在盘锦做一件“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事——

日前周筱赟的律师会见被拒绝。再欣赏这段为周筱赟贾祸的视频。

如果我的帖子过得了你的判断,

还请转发或订阅本号: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解读周筱赟案《警情通报》

据媒体报道,前记者、现律师周筱赟7月29日被辽宁盘锦警方从广州带走,8月4号才有相关消息流出,看得出来警方很低调。周筱赟是个有点知名度的活跃分子,是法律共同体中妥妥的网络名人,如果我家抓了这样一个“坏蛋”,肯定是要张灯结彩奔走相告的。 但是 …

何三畏 | 我愿在盘锦做一个法盲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曾说,周筱赟是可以复制的。后来,她改变了她的说法,“经过深思熟虑后,周筱赟是不可复制的”。 ——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13年5月6日 一 从7月29日到现在,周筱赟在盘锦被关了超半个月。他们说他在互联网上编造发布 …

“警界鲁迅”原来是他

这几天,律师周筱赟被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从广州抓到盘锦指定监视居住的事,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 大家都知道,周筱赟涉嫌寻衅滋事尚在侦查期,他是否真的有罪,需要检察院和法院最终通过法定的司法程序判定,公安机关是不能定罪的。但 …

周筱赟去哪儿了?

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律师周筱赟7月31日被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局大洼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罪。但是,警方并没有公布周到底做了什么涉嫌寻衅滋事。 一些与周熟悉的媒体记者和律师纷纷爆料,周被大洼公安分局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可能是因为 …

周筱赟事件,五问盘锦市公安局

2021年7月29日与8月2日,辽宁盘锦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广州律师周筱赟与北京律师聂敏分别从家中带走。 周筱赟曾是知名网络爆料人,先后任职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2020年6月成为执业律师。因其“失联”一周,加上家属委托的律师无法行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