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领导不同意」,67 岁老太 12 年无法办理退休,如何维权?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搜狐新闻​ 发表

为知友们补充更多信息:

据媒体报道,今年 67 岁的马啸已经超过女性 55 岁退休年龄 12 年了,但她依然没能领到退休金。马啸在四川宜宾市翠屏区工作了 20 多年,按照相关规定,她本应在 2008 年 12 月退休,“但因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无故为难,致使我到现在都无法办理退休”。

9 月 14 日,马啸向记者表示,“翠屏区社保局工作人员曾告诉我,区政府领导打了招呼不同意提取我的个人档案。当我再追问原因及依据的相关文件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文件,是口头打招呼。” 马啸又前往存放其个人档案的翠屏区组织部了解原因,得到的答复依然只有 “领导不同意”。

马啸很是疑惑,“仅凭‘领导不同意’5 个字,就能够不让居民依法办理退休?”

翠屏区政府商务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这件事情涉及范围比较广,现在已经按照政府程序,在依法办理之中。” 对于是否是个别领导出于私利不让马啸办理退休,该工作人员一口否认。

到年龄退休并领取养老金,是每个劳动者享有的法定权利。但对于马啸而言,要获得这样的权利,简直难于登天。她从 55 岁一直到现在,整整等了 12 年,但退休办理一直卡在档案上。她的档案无法提取到底是什么原因?马啸说是因为 “领导不同意”,但相关部门表示否认,双方各执一词,这事成了一个罗生门。

不过,若没人不让马啸办理退休,那她为啥一直拿不到档案?翠屏区政府商务局工作人员 “这件事情涉及范围比较广” 的解释,着实让人有些看不懂。一个单纯的个人退休问题,怎么会把其他问题牵涉进来?什么样的问题,可以成为阻碍公民正常退休的正当理由?

得承认,马啸的工作经历比较复杂,做过公务员,也在事业单位待过,最后在企业工作并干到退休。这可能涉及到工作经历和工龄的核实与认定等问题。但就算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在长达 12 年的时间里,都一直解决不了吗?当地相关部门到底是 “不能解决” 还是“不想解决”,恐怕得打个问号了。

翠屏区商务局给出的含糊解释实在难让人信服。从新闻报道看,马啸作为企业负责人,因为企业改制后的资产归属问题与当地政府交恶,双方因此打起了官司,最后闹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马啸退休被卡,正发生在企业与政府矛盾不可调和时,这一切难道仅仅是巧合?

67 岁老太拖了 12 年都无法退休,无论怎么看都不正常。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能成为一个谜,上级部门有必要介入,查清全部的真相,对可能存在的失职渎职展开问责。马啸的退休问题要尽快解决,她 12 年间被拖欠的退休金也应全额补发,诸如医疗费用无法报销等损失,也要赔偿到位。

换言之,这样的恶劣事件不能只是批评纠正一下就了事,而需要以到位的问责和负责的善后,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马啸退休被卡,也再次暴露出相关制度的缺陷。民众因档案问题无法及时办理退休,已经成为当下的常见问题,相关报道很多。法定退休权利为何一定要和档案挂钩?没有了档案就不能退休了吗?就算涉及工龄认定等问题需要档案,也理当在政府机关和相关单位内部解决,而不能把义务转嫁给民众。个人档案不应该与退休权利捆绑,相关规定该改改了。

搜狐《狐度》出品
作者:于平

知乎用户 搜狐新闻​ 发表

目前当地政府尚未就该事作出回应。

关于老太难以退休问题,媒体的报道中给了一明一暗两条线。

明线是给出了一个比较明确的争论点——档案问题。原始档案跟退休紧密相连,这是过去历史时期人事档案尚未实现电子化的遗留问题,由于工作变迁 - 保管机构不够规范、单位的解散与变更等诸多原因,很多原始档案已无从查起。在北京卫视的节目《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中的第二期中,市民张先生同样也是因为档案问题无法解决退休。即便是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社保中心主任和职工养老保险处副处长二人联合出马,也不过是让其查找档案证明材料的过程更便捷了一些,也无法跳过档案这一步。所以说,从明线上来看,社保局似乎并没有什么错误。

不是我们不给她办理,是她没有给我们提供她的原始档案,我们作为经办机构,必须要对个人档案进行审核后才能够办理。”

那么耐人寻味的,就是这条暗线了。我们可以看到,这条暗线就是一场官司,这场行政诉讼直接打到了最高法,当然最高法也并没有支持原告。

其实从裁判文书上来看,最高法的判决是合规且有道理的。

我们来看,该文书披露的被告中的两个行为。

2017 年 7 月 28 日,翠屏区政府作出 98 号《决定》,决定同意向宜宾市国土资源局、宜宾市房地产管理局申请注销原翠屏区物资总会及下属企业已经过户到昂的公司名下的八宗资产并依法收回

2019 年 1 月 23 日,翠屏区政府作出 1 号《收回决定》,决定收回原翠屏区物资总会已转移登记至昂的公司的资产,登记至宜宾市 ×× 区商务局名下,已拆迁资产的拆迁补偿款由宜宾市 ×× 区商务局收取。

那么可以明确,收回的是物资总会转移登记或过户到该公司的财产。

在机构改革之时,其资产应属国有资产。因此,当时不应将国有资产外流,所以当时划给民营公司本身,就是一种国有资产流失现象。因此,收回这些财产合理合法。

所以,最高法下了定论,实行党政机构改革时存在的遗留问题进行纠正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驳回昂的公司的再审申请

那么回到老太的事情上,虽然这场官司她打的不合理。但对于当地领导来说,如果真因为这场官司,去为难一个本可以正常退休的人,那显得有些小肚鸡肠了。

不过话说回来,目前我们看到的也仅仅是一面之词。耐心等待事情进展吧。

知乎用户 莺燕向露​​ 发表

看看我理解的对不对:

当事人原来是事业单位员工,我个人猜测很可能是中层干部,至少副处级别。

后来单位改制,一部分人和资产原计划剥离出来成立公司。

然后在改制的过程中出了些扯淡的问题,比如人事关系转走了,档案却没转走。又比如先划拨的资产,后来又收回了。

办理退休没有档案就是不行的,按照其他来源的补充消息的说法,当事人去原单位找到了自己的档案,证明档案是有的,没有遗失。管档案的人甚至按照正常调取流程给她复印了,但是最后要用章的时候领导说不行。新闻里所谓的领导不同意应该是这里不同意。没有单位公章的复印件是不能算有效档案拿去办退休的。所以拖了 12 年。

这个要维权很难,因为没有人违法。劳动局和人社局都是照章办事,原来的事业单位讲真,能量大不到这些部门。你要跟我讲黑,就这,值几个钱,正常给你办了退休也不影响资产纠纷。民营企业法人代表退什么休。纯粹就是气不顺恶心人。而且一个人在一个单位工作 20 年,我都不信她真的不知道是谁在恶心她。

当事人很难证明自己的档案到底在哪里,人家不给你也没法,闹急了,推说档案丢失,你也是白瞎。而且我感觉对于当事人来说,查档这个事情也不算太急迫,要不也不能拖这些年还没去一把手办公室里长住,或者去门口拉横幅,或者在职代会上华丽登场。或者去上级部门谈心。也可能是老干部的傲气,也没炒舆论。也没有拿出菜场大妈气质。

话说两头,从公开文件来说,我还是真没看出来原本划给民营企业的资产现在到底在谁手里。如果按当事人的说法,不给办退休就是在卡她逼她就范,那就是资产还在当事人所在的民企手里。捏着当时划拨的资产,呃。。。。。不知道这些资产在超过 12 年的岁月里过得好吗。如果资产已经收回,只是当事人在积极争取弄回来,那就是纯粹恶心人。

知乎用户 Xiao Chen​ 发表

看完整件事情,我觉得这事根本不是领导卡她。而是一名官员转业成一名民企高管后,退休金如何发放的问题。

文中说是一名 67 岁老太,想营造一种老太婆孤立无援的形象。其实,她原先是一名职级不低的官员,后来又是民营企业的高管。

嗯。这样的老太太,以我们的生活经验,会生活得很惨吗?

知乎用户 道则道 发表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有点假,不知道什么领导打招呼能持续 12 年,这个领导的岗位都不变动吗?看看后续还有什么消息没有爆料出来的。

知乎用户 山抹微云 发表

大概率干部档案出问题了,那个年代的档案,特别是企业的档案问题多的一比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阿里在强奸事件上是不是有包庇王成文? 为什么呢?

知乎用户 芳菲 发表 阿里这个丑闻让我想起当年自己经手的一桩事件,可以说异曲同工,不过性质没有这么恶劣,后果也没有这么严重罢了。但是从那之后,我也就知道资本家的屁股在哪儿了。 我在一家服装品牌公司做设计经理时,很受老板器重,同时我也是从基层 …

朱军涉性骚扰案 12 月 2 日开庭,该案将会有怎样的进展?

知乎用户 敏大​ 发表 2018 年 12 月 12 日,也就是弦子发朋友圈的五个月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法〔2018〕344 号文件,规定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加一个案由: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 这份文件只有一百多个字,看起来只是行政性 …

哪有什么恒大

「声道」工作室出品 文/熊猫的熊 恒大的许家印,显然比潘石屹要急多了。 自去年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市场上的消极情绪,一波又一波地冲击,许老板疲于应付,但似乎总能化险为夷。 然而,这一次似乎要更棘手很多。网传恒大财富暴雷,投资者上门围堵,恒大财 …

如何评价沈志华?

知乎用户 月影君​ 发表 很厉害的人。档案狂人,治学严谨。 在看了他《中苏同盟条约》《中苏同盟破裂的原因》《朝鲜战争》三场讲座以及其他的几场讲座之后,趁着双十一一口气买了三本书: 《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专题研 …

沈志华:一个历史学家经历的历史 (第 2 页)_爱思想

但为了做学问,他又显出商人似的精明。大家在莫斯科发愁的时候,他了解到莫斯科城区与郊区的物价差异很大,于是让一名学者和翻译坐地铁去郊区乡下,到大卖场买面包、黄油、香肠、各种汤料、咸菜,再到农户家地里买蔬菜和家禽,然后背回宾馆自己动手,准备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