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启示录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官媒启示录

作者:白若夕

临近年关,喜悦感到不多,但病菌是横添了不少。疫情发布至今不过几天而已,但半月以前早有耳闻了。官方说是谣传。但已经确诊,在南方的武汉一周圈的地域。然而只是确诊,数目百例,也不说生死。在这命如乱麻的泱泱大国,谁又会在意那不足几砂的人命?就看报道罢。

画面里的医护人员是穿着最防护的服装,全民也皆兵,武装了口罩。官方安慰着疫情可控,遣词造句都是温和。但隐隐的瘟疫的乌云,已悄然遮蔽了中国的领空。【1】

前几日,某红色高官后代一女子,驾驶奔驰闯入故宫留影纪念。馆长难辞其咎,但他之前是慷慨激昂着发表演说,即使是外国元首也要在宫门前下车,得在午门甬道走一遭。【2】

这旧账被翻出来,是双标的证据了,馆长难辞其咎。但官能力就是如此,仗势欺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想不曾把低微者逼得家破人亡,还要叩头跪谢的。

医乱事件很多,到底是医生冷漠之至还是政策制度的万恶,竟至于视医生为再生父母的国人的良民们如此暴动呢?或许连刀都没有拿过,然而就割掉了人头,刺破了人肚。【3】

时间不久,资本主义世界的元首又打击了独裁小国的一官员。举国痛哭,当然,不哭是要受罚的。【4】之后倒很是吹嘘了一番如何的复仇,自然是滑稽的小丑剧。

不知什么调侃大师挖掘了以上的新闻,猛一喝道:这是天启骑士的灾厄啊!【5】我对于天意向来是半信而疑,或许也有其圆说之处罢。

暗伏在网络边处,我看到这些:   十九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参与者共有四万家庭。  一对联:忆往昔,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谈今朝,有病没病,原地保命。横批:武昌起疫  武汉二字迅速成了公敌的代名词,听者无不丧胆。周边随处可见明目的通缉。【6】  白岩松在新闻的播出上辩白,大意似乎是:SARS时期隐瞒了四月,如今才仅仅一个月。我们应当心怀感激了。  至于一众年轻人,倒是把”野味”和”蝙蝠”加进了自己的话梗清单里,动辄痛斥啖蝙蝠汤者,而无辜的野生动物本来安然生活许久,不想也飞来横祸,背上个病疫罪魁的骂名。然而官方也默许了这种说法。  更有某位大男子道:”今年诸多不顺,根源在于新年伊始,有个二货娘们开奔驰进了故宫,惊动了龙脉。”他们的语气都很快活。

中国人或者人类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看客乐观主义罢。看到别处围城,慨叹天要亡他,同我无关,轻飘飘地发言,然后再唠家常【7】。但这瘟疫倘若真降临他周遭,便要嘶鸣吼叫,一副牲畜像了。但同情者也有的,譬如我的同情,大抵因为恐惧罢。倘若某一天,我被围城其中,面对纷走的白衣武装者,以及看客们的冷眼,作何感想呢?

口罩是到处告罄,煞有介事地涨成天价。我不免想起曾经一时震撼的碘盐囤积兜售,2012末日洗劫超市的陈年往事。还有去年的涨价猪肉之争夺。  其它诸如学生者,在家里也不能因病荒废,搞一些直播课堂。这倒令我想起,似乎有什么作文题目说的是:”2020我们可以在家学习”。这倒颇有妙趣,我又从此想到青年。  对于未来的青年一代的国度我是觉得有望的,如今的青年逐渐在觉醒,他们有力量,并且成长,而年长者的霸道,终究是抵不过衰老。但也悲观,因为青年中的太多人是废柴者,把吃喝嫖赌玩得一个不落,何况万事万物只要来个王者荣耀,也就可以不去管。  麻木的良民们的顺从使我苦闷,我的希冀的神经衰颓着,可还是想到:社会的进程终究向前。废者的拖后的力,是蝼蚁般的微不足道。先辈的魂灵的洁白火光将指引着我们飞升。

【1】1.20,官方正式公开冠状病毒疫情。但在1.1元旦以造谣为名,拘留了八位早已察觉疫情的武汉医生,致使疫情得不到及时控制。造成后来疫情的泛滥。  【2】1.18,一女子发微博称自己“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并配上豪车停在故宫内的照片,引发众怒。据传其身份可能是红二代,有”进宫特权”。  之后故宫博物院回应称:”对此深表痛心并向公众诚恳致歉今后将会杜绝此类现象感谢社会各界对故宫博物院的关爱与监督。  【3】12.24,北京民航医院,一名患者家属因医疗问题持刀杀死该院一名医生,手段极其残忍。此后各大医院逐渐开始配备安检系统及防暴警察,意在扼制该种恶行,但也增加了就医压力与恐怖。  【4】1.3,伊朗少将苏莱曼尼作为恐怖分子,被美国无人机精准打击处死,伊朗举国上下进行哀悼,高层人物要求全国人民都要吊唁,一时间丑态百出。在校园里,孩子们被专人监督,哭得不起劲甚至遭受惩处。  【5】这里是把近月来的事件和《圣经》内的天启四骑士作了联系,虽然玩笑意味深重,但或许也有其道理。  他们如是说:战争-美伊争端、饥荒-非洲蝗灾、瘟疫-武汉肺炎、死亡-澳大利亚山火。  【6】我的住所是在北方的偏远县城,然而四处是戴口罩的人(那时疫情还不重,然而都已很怕死了)、游街的宣传车以及每个小区门前贴出的”从武汉归来人员及车辆禁止入内”,以及某些店铺的”不戴口罩禁止入内”。    【7】此处是著者本人在家里与周遭人谈话得来的结果,实在教人寒心。

(XYS20200221)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我把“逃离武汉”的微博删除了…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 ——S.A.Alexievich 新型肺炎来袭|南大学子家乡防疫纪实(十六) 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 记录|王涵 南京大学新闻传 …

疫情蔓延时,我回到湖北家乡

此时自己和家人身处在疫情的重灾区,去哪里都是危险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返回北京,也不知道这个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只能自求多福,也希望众人平安 2020 年 1 月 29 日,湖北武汉市的市区道路空无一人。 Photo: Hector …

中国也许有效控制了疫情,但代价惨重

中国也许有效控制了疫情,但代价惨重 记者:AMY QIN 2020年3月7日纽约时报 北京——随着新冠病毒在世界各地肆虐,股市遭受重创,全球旅行中断,数亿学童无法上学,各国政府都在迫切寻求控制病毒的方法。 中国,病毒的始发地,说他们有答案。 …

中国真实死亡人数遭质疑,武汉新冠逝者被悄声埋葬

中国真实死亡人数遭质疑,武汉新冠逝者被悄声埋葬 记者:AMY QIN, 曹莉 2020年4月3日纽约时报 刘培恩(音)捧着装有父亲遗骸的小木盒。就在两个月前,他无助地握紧父亲虚弱的手,看着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切肤之痛至今仍在。他哭了。 但没 …

病毒与上帝,橘子皮与党

病毒与上帝,橘子皮与党 作者:YANGYANG CHENG 2020年4月3日纽约时报 芝加哥——我的母亲相信,上帝和中国共产党将会击退新冠病毒。 “为武汉祈祷,为中国祈祷,”她敦促我。武汉是湖北省省会,疫情的最初暴发地。那是2月初,武汉封 …